硅谷变成“媒体谷”又一场大变革
硅谷
分类: 互联网事 围观: 1463


年初,PBS著名的系列纪录片American Experience将最后的焦点放回到美国硅谷,在一期82分钟的特别节目中讲述了曾经的仙童半导体公司(Fairchild Semiconductor)和英特尔创始人的故事。故事的主角是8位不同领域的科学家们,他们涵盖医学、电子、冶金、光学工程以及化学领域。

“八叛逆(The Traitorous Eight)”的故事发生在几乎半个世纪之前,当时这八个人的老板是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肖克利,肖克利就像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的前辈,专横而又固执, 这八位学者忍无可忍,愤然离开了肖克利半导体实验室(译者注:肖克利曾怒不可遏地的指责他们是“八叛逆”,也正是The Traitorous Eight的由来)。

当时一个员工离职是件非常令人震惊的事情,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他们被称为“叛徒”了。那个时候,员工对公司的忠诚度很重要,公司也会给你提供一份可以持续终身的工作。正是这种硅谷“叛徒”文化的兴起,促使越来越多的人离开工作的公司而去创业。

纪录片还展示了硅谷与美国国防部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当时,来自军方的投入成为硅谷很长一段时间内的重要风险资本。

这期纪录片最后以20世纪70年代英特尔发布4040微处理器来结尾——正是4040处理器的发布正式宣告了“数字时代”的来临。而正是在同一时间,记者Don Hoefler在Electronic News杂志中首次提出了“硅谷”这个名字。

如今,这个由8位科学家一手开创的“硅谷”早已今非昔比,最重要变化就是,硅谷现在已经基本上不再制造半导体芯片。在硅谷五十年的发展历史中,几乎每隔五到十年就够得上改个名字了。

80年代,伴随着数以百家的个人电脑公司,还有众多争夺区区10%市场份额的硬盘公司纷纷出现在硅谷,它变成了个人电脑世界,可以叫做“PC Valley”;而到了90年代,互联网的崛起使它变成了“Network Valley”,或者叫“Communications Valley”,在旧金山又诞生了一个“多媒体峡谷(Multimedia Gulch)”。

 

新硅谷:一切都关乎“媒体”


今天的硅谷,已经摇身一变成为“媒体世界”(Media Valley),Google 和 Facebook都是其中的代表。对这些公司更准确的描述,不是互联网企业,而应该是技术驱动的媒体出版商。与此同时,致力于开发媒介技术以及相关产品和 服务的创业公司也在大量涌现。

英特尔生产的芯片,也许描述成“媒介处理器”更为贴切;苹果以及其他PC厂商的产品,本质上就是媒体硬件平台,为各种形式的媒体提供了土壤。

而且,硅谷缔造的巨大传媒产业已经将纽约的传媒产业远远甩在身后。硅谷已经变身为一架由大量先进的媒体技术装备的大型“古登堡印刷机”。

 

从活字印刷到“比特化”印刷


500年前,古登堡的伟大创新普及了活字印刷术(movable type);而硅谷的新时代“古登堡”则基于程序化出版(programmable type),程序化了的媒体,能够生产出任何类型任何格式的媒体内容,并实时更新。

这个大型的古登堡机器还可以微缩化、口袋化,使得任何人都可以以极小的成本生产任何内容。

互联网就是一项先进的出版技术。在互联网发展的第一阶段,任何内容一经生产,就可以通过浏览器向各种计算机屏幕进行传播;而在新媒体时代,内容生产方式发生了改变:浏览器和接入互联网的APP另一端都能够“反向”传播内容。我们接通了互联网的另一端,另一端也变成了媒介。一句话,如今的互联网变成了“双向媒介”。

如果你同样惊叹于互联网的第一层变革,那么请你继续拭目以待。我相信,接下来,“双向性”的网络还将以你想象不到的方式再次令你尖叫!未来,充满革命性和创造性的空间就在这里,硅谷已经在行动。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3-03-05 08:54:48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评论关闭中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