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网贷平台应不应该为风险进行兜底?
P2P网贷
分类: 互联网事 围观: 2131
P2P网贷平台应不应该为风险进行兜底?


P2P网贷平台应不应该为风险进行兜底,是近两年围绕这个行业驱之不去的话题。

 

从国内资深人士多数观点来看,认为是不应该兜底的。但从从业者角度,他们又不得不选择兜底。可以说兜底与否,其实就是牵扯到国内对待P2P发展形式以及未来可能变化模式的不同态度与认知,而由此产生的分歧。

那么,从P2P小微贷这行业本身发展来说,自诞生以来以及在中国境内的发展中,究竟有哪些形态占据着市场?大致划分一下,其实可以概括为这样两种:一种是纯中介平台性质,一种是金融理财性质的。

先说第一种,即纯中介平台性质
这种平台坚守的是信息中介平台的出发点,就是只做有关信贷交易的信息发布,主要包括借款需求、借款者个人信息、借款者的信用风险评级等,这是国内多数第三方专家的主流看法,它的特色是信息中介、不承担兜底风险损失、不承诺兑付出借本息。

在这类平台上,不论借款项目是否发生逾期或坏账等导致出借人本金收益受损情况,平台均不承担责任、不兜底风险且不为所定价的出借利率进行兑付承诺。这是与现有金融机构,包括保险、信托、银行等截然不同的。

但是这种模式其实并不陌生,我们在某些传统金融机构也可以看到这样的平台角色其实早就存在。比如,银行等销售渠道在公募基金与投资者之间的关系,券商在上市公司与股民之间的关系。在这里银行与券商发挥的就是信息中介作用,对平台上所销售产品不兜底风险和兑付收益。

当然,股市和基金有证监会监管,都有严格的风险提示和不准承诺收益的硬性规定,这与P2P借贷中借款者必须承诺还款利率的情况是有不同,但是并不妨碍P2P向这类角色看齐。比较著名的代表,也就是国内主张不兜底风险和收益的P2P平台常挂在嘴边的“师傅”——以Lending Club 等为代表的美国市场的P2P。

在美国,可能不了解美国市场的人意想不到的是,包括Lending Club等P2P机构是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所监管的。我们目前谈论国内P2P监管,主要的呼声就是银监会和央行哪一个介入,而从没有谈到证监会。因为相比前两者,证监会无疑是更为严苛的。还是以美国为例,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要求P2P公司必须详细地披露贷款相关的具体条款,在接受SEC监管之后,P2P(个人网贷)平台每天都至少一次或者多次向SEC提交报告。P2P平台需要将每天的贷款列表提交给SEC,保证当有消费者对P2P平台提起法律诉讼的时候,有存档的记录来证明是否存在错误信息误导消费者。这个措施或许可以使消费者在申请贷款时,免于不实信息的误导。

如果玩股票的朋友可能知道,这样细分到每一根汗毛的监管程度简直就是对上市公司的“待遇”。而从另外一方面,也有另一个理由支撑SEC的监管作用,就是美国市场发展程度极高的资产证券化。即原有的债权产品可以打包、设计成可交易证券,甚至与股市对接而成为一款流通的、有票面利率的类似传统债券的衍生证券资产。在这样一个前提下,借款人就是发债主体,P2P平台成为承销机构与证券产品设计者、定价者(也可能是第三方机构对接P2P 参与设计成证券产品),它虽然不能完全等同于券商机构,但已经在履行券商的部分功能,甚至间接因为它这些债权衍生品还参与到证券市场交易,而SEC对其监管便顺理成章。

所以,这些平台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是向做承销、交易信息中介的券商看齐的。

但是,正如前面所提到的,尽管SEC监管保证了对P2P平台风险因素的尽职披露和备案调查,但这种监管形式毕竟过严,且高频率的监管信息披露导致相应业务成本上升,直接导致大量不能适应的P2P机构不能在美国市场开展业务。其中,比较著名的就是世界首家P2P——英国的Zopa退出美国市场,现在美国生存的P2P机构只剩下那么两三家。

第二种,就是类金融理财性质的平台
为什么这么称呼这类平台呢?因为区别于上述类型,该类平台不仅是做小微借贷信息的中介,负责借款信息发布、借款人信用风险评级,同时,平台还对出借人进行一定程度的收益承诺,对出借利率承诺兑付,并且对出现的违约事件进行风险兜底。这是超越了纯信息中介的性质,与传统固定收益类理财如银行、信托、保险等是相同的。这是国内多数P2P机构所青睐的模式。

这类平台也有著名的代表,就是上面提到的世界首家P2P——诞生于英国的Zopa。在Zopa,不同于Lending Club只做信息发布,它是不断强调“风险控制”这个金融机构专用词的。Zopa在2013年推出的新的风险控制手段——safeguard安全基金,这也是Zopa最大的风控亮点。

safeguard负责在贷款违约时替借款者偿还欠投资者的本金与利息,由非盈利性的信托机构P2PSLimited保管。

安全基金哪里来?Zopa对借款者会收取一定的借款手续费,这笔手续费一部分构成安全基金。Zopa会将安全基金转给P2PS保管,一旦P2PS收到资金,Zopa便没有权利再使用安全基金。同时,有专门的法规规范这笔基金的使用,就是:只能用来偿还违约者欠投资者的本金与利息。

这就是目前国内一些P2P机构采用的风险准备金模式,这种情况是属于无限连带责任的保障,与多数第三方担保是有限连带责任保障是不同的。借款者只要出现违约或逾期,安全基金或风险准备金就进行垫付本息,如果垫付额度不够,则往后顺延一直垫付完毕为止。而担保多数只对确定不还款(而非逾期)的项目进行兜底垫付,但这个不还款的意愿与能力如何判断却颇有猫腻。

且不论风险准备金与第三方担保孰劣孰优,这两种都属于平台进行风险兜底模式。那么,问题来了,如果风险事件过大,平台或第三方担保无法兜底,怎么办?

这就是跑路、倒闭平台以及“贷帮”这次出现的问题了。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凡是进行风险兜底的平台,都要干一件事——征信与信用调查(不管手段是信用稽核还是抵押物换信用),这也是国内大多数P2P在干的事。所以,从性质上说,这类P2P已经在做类似金融机构投资的行为,包括做信访、尽职调查、项目预估、风险定价、损益率和逾期率预估等。而从这些行为,可以明显看出这类平台是向银行、保险、信托等机构看齐的,甚至有些大平台已经开始着手与传统金融机构联手,打造有限合伙与多种超越信贷信息中介的理财模式,所以其发展前路是瞄准所谓的“社区银行”或者综合性金融机构。

那么,说完这两类模式,究竟平台应不应该为借款逾期的坏账兜底,其实就要从该平台究竟是想定位于哪类发展方向了。

从长远看,监管层比较明确的是P2P的信息中介功能,即不希望P2P做风险兜底的事,而美国市场的严苛监管确实为其市场上带来了极为健康的发展环境,阻挡了大量劣质平台的进入,这极大影响着国内监管层的规则定位倾向。

从平台自身看,如果是明确的P2P小微贷中介机构性质,我想,多数平台内心是不想为逾期和坏账兜底的。首先是顺应监管层的意愿,这不用赘述;其次,长期为投资者进行风险保障和风险兜底,平台需要不断突入大量成本,包括线下征信投入成本、风险备用金消耗掉的平台中介收入成本、或者付给第三方担保的中间业务费用成本等。尤其,当坏账扩大或者兑付压力集中时,极容易威胁到平台的生存力,也容易在逃避心理下滋生卷款跑路的不负责任平台。

从投资者角度看,惯性的兜底行为,也会严重误导出借人对于借款项目风险因素的正确判断。在100%安全保障、本息承诺等诱导下,会导致大量热钱忽视信贷本身风险,盲目入局,形成借贷泡沫风险,孰不见“鄂尔多斯神话”破灭。

但是,正如提到投资者的认知心理。实际中,互联网金融爆发之前,普遍而言我们国家的老百姓能做的理财方式就只有银行存款,而在意识中,银行存款是没有风险的,所以培养了老百姓0风险的习惯。并且银行的本质就是吸收存款,再放贷出去赚取利差,在同等业务环境下,如果没有收益承诺与风险兜底,习惯了银行的老百姓很难转而相信P2P。毕竟在市场利率化推进下,单纯靠高收益不是长久获客的核心优势。

因此, 从即期发展看,即便多数平台明白且也情愿不去兜底风险,但是却不得不被迫选择兜底,因为在业务发展初期需要去建立信任感,而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承诺并保障出借人的本金收益。

以贷帮和红岭创投两个案例为例,“贷帮”事件中宣布对部分款项采取不垫付处理顿然惹起轩然大波,出借人不买账;同样,在红岭创投的“亿元坏账“事件,尽管出现如此巨大项目损失,但红岭公开处理,并承诺运用风险准备金逐批垫付以及确认可追缴的借款、处理抵押物返现给出借人等手段,不仅挽回客户信任还能借势佐证其平台保障的实力与诚信。这就是现实中多数平台无奈但又必须面对的事情。

我们很难说未来国内的P2P究竟应该走哪种形式,毕竟监管层如何监管尚且没有明确。但有几点是肯定的,平台信息必须透明、平台逐步回归中介性质,而在这个逐步回归的过程中,平台的兜底责任与安全承诺几乎很难一夜放弃。因此,在未来,不妨在平台保障上创新、逐步做出进化,一如”去担保“的趋势,在耐心的市场教育中,逐步弱化平台保障的作用。而对于那些综合性金融机构发展方向的平台,尤其是有限合伙、债权资产证券化的平台而言,他们需要的不仅是较长时间的兜底保障,更需要监管层的严苛监管备案。




作者导语:去哪儿从平台走向OTA,OTA携程则走向平台化,已是不可逆的方向。虽然通过融合跨界,双方的业务模式更加类似,彼此团队对未来趋势的理解也在伯仲之间,但是双方差异仍然非常巨大,特别是在基因与资金层面。价格战背后,已是包含库存与渠道资源的总体战,而这与资本息息相关。两强的决战,也带动了中国在线旅游创业投资生态圈的发展与茁壮,近而影响了中国旅游业的未来格局。

 

 

价格战成为战术,资本战才是战略全貌

 

价格战从未缺席中国在线旅游领域。随着旅游市场规模被证明快速向上,新进入业者挟带的可烧资金也逐步放大,竞争激化下,价格战的打法也逐渐细致。

 

价格战终极会引导到价格一致,不过,即便不同平台的C端提供同样的价格,同样的价格可能来自不同的做法。以酒店为例,如果用孙子兵法的逻辑来说:“下兵之策”是在酒店(C端)直销价的基础上立减、返现、红包、让佣...,这种单纯的让利会耗费大量的现金与佣金收入;“上兵之策”是通过B2B或是切房取得房源,这种方式可以降低单间夜成本,虽然卖的价格一致,但成本低盈利更多,这部分还可以通过自身的收益管理组合做得更细化。

“上兵之策”是以价格战术为表象的资本战略,可以进行长久的消耗战。如前述在线旅游机票/酒店的平台格局现况(参见拙作《携程VS去哪儿,刀刀见血的B端暗战》与《机票分销供应链暗变涌动,携程和去哪儿提前对决》),价格战冲击的不仅C端平台,同时也会带动整个生态圈盈利下滑,因此有利于高资金企业对生态圈中需要钱的企业进行投资,特别是其中高垫资成本的企业。当资本顺着价格战进入供应链,除了釜底抽薪掌握资源,还能为投资方与供应商(被投资方)带来双赢的财务收益。

不过,资本战仰赖总体的资金实力,这时企业拥有的直接资金与间接资金(能快速变现的资金),就变成交战时的重要筹码。

 

 

四大旅游中概股总资金实力大起底

 

这里的总资金实力,是依各公司财务报表加总直接资金与间接资金所取得的资金量。目前推估携程可掌握资金超过200亿(人民币),分别约是去哪儿、途牛、艺龙的12倍、8倍、11倍,与竞争者差别颇大(见表一)。

 

屏幕快照 2014-11-24 上午7.10.54.png

 

资料来源:各公司财报

 

* 现金为财报项目的Cash and cash equivalents + Restricted cash + Short-term investment(去哪儿加计Funds receivable),为标准一致,途牛与艺龙已公告三季报,但本表数据依各公司2014年二季度季报定。

 

* 可交易股权的市值换算方式,是依2014年11月21日美国股市收盘价,携程82.8亿美元,途牛7.2亿美元(数据来自Google Finance);美元对人民币换算为1:6。

 

 

直接资金:这里直接资金指的是现金,以及能随时变现、高流动性的约当现金,有利于公司因应市场变化,快速进行投资或收购。企业净利润或净亏损最后也会影响现金,但体现较为复杂,这里并不合并计算。但今年在线旅游公司竞争激烈,预计各公司盈利能力会比2013年差,特别去哪儿上半年已亏损6.03亿(去年全年亏损1.87亿),推估下半年还会加剧,仅存17.82亿的现金,现金耗尽不仅无法对生态圈进行投资,还需向股东再融资,在资本战的对峙中会很被动。

 

间接资金:这里间接资金指的是,在不影响独立经营的前提下,通过与战略伙伴股权交易,所能取得的资金与战略资源(这类资金的量最庞大)。由于战略资源(如Priceline与携程、携程与途牛的合作)的价值很难量化,为严谨计算,这里就只以计算通过股权交易能取得的资金市值,像Priceline投资携程是以市值溢价算,溢价的部分在此忽略。在不影响独立经营的前提下,一般公司能战略性交易/换股的股份以不超过30%为宜,这里的计算就以30%为基础。

 

计算美国上市的四间中国旅游企业可以发现:携程扣除Priceline的10%持股,约还有20%的股份可以作为间接资金;途牛扣除携程约5%持股,约还有25%的股份可以作为间接资金。去哪儿跟艺龙已分别被百度及Expedia控股,这类公司增发释股取得间接资金的难度比较大,一方面因为本身没有董事会的决定权,必须经由控股母公司决定;另一方面,除非百度、Expedia决定放弃去哪儿、艺龙的经营权,否则会阻碍战略伙伴的投资意愿,但即便百度、Expedia愿意抛股,抛股利益也是归属母公司,与被投资的子公司无关,无助于壮大资金规模。

 

 

钱不是万能,但可以带来机会

 

 

在理解价格战术的表象后,还可以从两个方面挖掘资本的影响力,这对预期去哪儿跟携程的捉对厮杀,甚至在线旅游的格局转变上,有重大的帮助。

 

寸金“能”买寸光阴:最明显的例子是携程在B2B领域的相关投资。B2B领域是资源的概念,可以细化成B2B平台(资源的广度)与B2B批发商(资源的深度)。虽然旅游资源大体是供过于求的,但是特定范畴的旅游资源则是稀缺的。比如在高星酒店领域中,酒店的客房库存本身不稀缺,但是酒店愿意释放的低价库存本身是稀缺的;再从组团游领域来看,一般旅游目的地的低价机票处于稀缺。

 

价格战一般也容易使C端平台与B端批发商处于对立的态势。如果能以投资化解这个问题,能更快速为平台商户打通批发商的低价产品,并以自身流量与资源辅助B2B平台扩大业务范围,就更能打造双赢的合作关系。这类合作上,携程通过华远与酒店B2B领域的投资,走得非常靠前。

 

资源上的孤立战争:在线旅游业是流量与资源的游戏,价格战背后是将消费者需求打造成自己生态圈的闭环。携程通过C端(同程、途牛等)的投资,绑定了消费者的需求出口(根据公开信息,途牛与同程的现付酒店都使用携程资源);同时通过B端的投资,裂解竞争对手的低价产品闭环,两者都能大幅削弱去哪儿作为平台的渠道价值。

 

孤立战术基本违反企业多渠道最大化销售的商业逻辑,所以原则上不需要做得很彻底,做得彻底也违反被投资对象的分销利益。对携程来说,基本上只要保证去哪儿不会有最低价,至少不会是唯一的最低价,同时在库存的使用上携程优先,并且适当的在竞合中顺水推舟即可。携程既有的服务体系,理论上要做好其它该做的事。近期如家集团下架去哪儿,应该可以理解为这部分的成效。

 

 

200亿到400亿的杠杆影响力

资本战能积累的战力,基本体现在对被投资公司的影响力。对被投资对象控股固然可以有绝对的影响力,但也可能因股权稀释而让创始团队丧失动力。

对于携程如何最大化战略效果,可以参考该公司CEO梁建章的发言,近年梁曾多次提到积极投资好的创业团队,但不强调控股,仅仅是“财务投资”。但值得注意的背景是,以今年二季度来说,推估携程一个季度能销售的机票与酒店的人次,各超过1000万的量级,三季度甚至可能逼近或超过2000万,如此庞大的量级以及所衍生出的细分市场需求,足以打造一个巨大的闭环生态圈,覆盖到所有被投资公司(所谓携程系)的资源。这个庞大需求的创造与满足,足以让携程以不控股的“财务投资”发挥控股般的影响力。

同程与途牛就是很好的例子(外传携程投资同程30%,投资途牛不到5%,对双方都不控股)。如果不控股就能发挥控股的影响力,携程手上的200亿相当于可以发挥400亿以上的杠杆价值(原本要控股必须要有50%以上的股份,现在只要20%到30%即可,相当于2倍的杠杆)。

相对于携程,去哪儿CSO赵轶璐曾表明,去哪儿网不做财务投资,只做战略投资,首个投资案则是与中国市场无涉的东南亚打车应用GrabTaxi。虽然不清楚去哪儿的资本战略是因为被携程在中国孤立被迫所致,还是真正认为控股才能发挥影响力,但从这个角度来看,去哪儿在资金有限的前提下,应对携程的杠杆施力将面对更大的挑战。

 

 

“携去”资本战牵动旅游创业圈资金热情

 

在携程走向平台化,去哪儿走向OTA化的过程中,双方的资本战略也影响了在线旅游业的创业方向。资金有限,去哪儿目前的投资较为单调;但从年报与公告来看,携程这两年在各个旅游细分市场投资了多个项目,这些外部资本战略与内部创业机制结合,快速的以平台化形式深化了在细分市场的布局,同时也牵动了风投与私募对旅游创业圈的资金热情(表二),并带动了产业变现要求与洗牌速度。携程与去哪儿最后的胜败也许并不重要,中国的细分市场创业者已在这场资本战的过程中,不自觉地取得了国际水平的竞争力。

 

屏幕快照 2014-11-24 上午7.11.19.png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4-11-24 13:41:04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评论关闭中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