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oid和Chrome整合大业如何展开?详析与前瞻
Android Chrome
分类: 互联网事 围观: 2005
Android和Chrome整合大业如何展开?详析与前瞻

北京时间3月14日,Google任命高级副总裁桑达尔·皮恰伊(Sundar Pichai,本文尊称其为“劈柴”)执掌安卓(Android)部门。 业界对此任命r抱以高度关注,普遍认为Pichai将在整合Android和Chrome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由Chrome产品线的主管来执掌 Android,而不是由Android之父安迪·鲁宾执掌Chrome,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暴露了Google对于Android、Chrome二者关系 的规划。但在这个预设大框架之下,劈柴同学仍需面对诸多难题,整合之路并不平坦。

Android与Chrome的现状

Android 是由Google(通过Open Handset Alliance——OHA,开放手持设备联盟)主导的一款开源操作系统,主要用于移动设备,包括手机和平板。根据IDC的数据,2012年4季度 Android智能手机的出货量为1.598亿台,市场占有率高达70.1%。而Google也借助Android平台,获得了移动搜索、云计算等业务的 入口及渗透率优势。

Chrome包括两个产品,一个是Chrome浏览器,一个是Chrome操作 系统。Chrome浏览器在2008年正式发布,目前已经覆盖大部分的主流平台,包括:Windows、MAC OS、IOS、Linux、Android等。在Windows平台上,Chrome浏览器的占有率已经位居三甲之列。Chrome操作系统于2009年 发布,是一款以Chrome浏览器为核心的轻型操作系统,搭载该系统的笔记本被称为Chromebook。2010年12月Google推出 Chromebook原型机Cr-48,随后三星、宏碁、惠普、联想陆续发布了自家的Chromebook产品;2013年1月,Google推出了搭载 高分辨率触摸屏的高端机型:Chromebook Pixel。

整合的动机

Android 和Chrome原本是两条独立的产品线,前者主要瞄准手机,后者主要瞄准笔记本,但是随着各自的发展,Android已经可以支持平板和笔记本,而 Chromebook也开始支持触摸屏,二者的重合日益明显。有业内人士指出:Android和Chrome已经出现了重复的功能,对于Google的资 源来说无疑是一种浪费。

而除了消除这种浪费,Android与Chrome的整合还有更深层次的动机。

收购并发展Android无疑是Google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的一次成功布局。但由于Android的免费和开放策略——

a)大量规格各异的移动终端采用Android系统,导致app的兼容性问题难以解决,形成了Android平台的碎片化问题,这极大的打击了开发者的积极性,损伤了Google的声誉;

b)许多厂商修改Android的代码,移除了部分、甚至所有的Google服务,使得Google业务的增长无法与Android的增长相匹配,Google投入多、回报少;

c) 由于三星在Android平台上的压倒性优势(2012年其移动终端的出货量已经占据Android终端40%以上的份额),已经具备挑战Google的 实力,Android平台暗现分裂的隐忧。总之,Android虽然是Google的明星产品,但Google对其控制力逐渐弱化,日益陷入出力不讨好的 尴尬境地。

反观Chrome产品线,它代表的是Google对于互联网(不仅仅是移动互联网)发展 趋势的战略性安排。Google认为以后大量的互联网应用将采用Web app(而不再是本地app)的形式运行于Web浏览器,称之为Web化。Web化的核心有两个:一个是云计算,一个是Web浏览器。Google在这两 个领域都投入巨大的资源押注未来。Chrome浏览器已经成为Google的优质资产,Chromebook则是Google向硬件渗透、培育并抢占 Web化先机的超前产品。与Android设备不同,Google对于Chromebook具有强大的控制力,其Chome操作系统也仅能运行于指定的硬件之上,可以全面避免上述Android的所有问题。

但是问题在于:Chrome浏览器作为一款免费软件,具有替代成本低的缺点;而Chromebook作为一款软硬件相结合的产品,出货量极小,在市场中没有真正影响。所以Chrome产品线虽然已经占据Web化的先发位置,但是基础脆弱,前景并不明朗。

在这样的一个时间点上,Google对于劈柴的任命,实质上反映了Google对于未来互联网的态度,体现的是两条战略思路的对决:未来的互联网到底是App化的,还是Web化的。

整合的困境

作为Chrome产品线的核心人物,劈柴掌管Android之后,必将以其习惯的Chrome角度来审视、变革Android平台;而Google高层也势必支持其将Android平台Chrome化的努力,因为Chrome无疑更加符合Google的Web化战略。

但是劈柴的好消息也仅止于此。Chrome虽美却稚嫩,Android虽丑却强大。更为关键的是,还有很多人未必认同Chrome的美,也就意味着他们未必认同Android的丑。尤其是生态圈强悍的Android,已经隐然形成独立于Google之外的强大力量。在这样的环境下,劈柴如果操之过急,一味理想化,很有可能触动圈中各类群体的利益,导致Android的公开分裂、甚至衰落。在此之前,各手机厂商在操作系统多样化方面毫不掩饰的努力,无疑已经显现出对Google的戒心,而Google对于摩托罗拉的收购也曾伤害过大量厂家的心。

用 小众产品整合大众产品、用“先进”理念改造遗留资源,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其失败的先例举不胜举。劈柴同学手握尚方宝剑,并不意味着他不会陷入“无 物之阵”。整合的困境源于理想与现实的冲突,核心问题包括:a)如何界定Android与Chrome的关系,二者是竞争性的还是互补性的?b)由a发展 下去,二者是最终融为一体,还是一个取代另外一个,还是长期并存。

整合的先例

在移动端与PC端产品整合方面,有两个典型的公司,一个是苹果,一个是微软。

苹果所走的是一条典型的“互相借鉴、共同发展”的道路。iOS和MAC OS各自具有明确的定位,苹果对于二者的整合包括几个方面:

a)操作上尽量提供一致或类似的用户体验;

c)互通有无,经常把在一个平台上受到用户喜爱的软件移植到另外一个平台上,或者在两个平台上同时推出同样的应用;

c)增加两个平台的联通性,使得从一个平台访问另外一个平台更加便捷。因为这两个平台能够互相促进,共同发展。苹果似乎也从未有过用一套系统统一这两个平台的认真打算。

微 软走的则是一条“统一底层、优势渗透”的道路。从PPC/WM时代开始,微软的移动操作系统就是桌面操作系统的一个子集,微软希望利用桌面操作系统的占有 率和操作习惯,提高人们对于其移动操作系统的接受度。以至于到了Win8和WP8时代,微软的桌面操作系统和移动操作系统就是同一个操作系统的不同分支。 所以在操作系统层面,微软根本不存在整合问题,其问题反而是如何打消消费者对于不同分支的困惑。

整合之路

不幸的是,Google的情况与苹果、微软均不相同,因此不存在整体借鉴其整合方式的可能性。那么劈柴的路该怎么走?

a)Android去碎片化?

对 于劈柴的就任,业界最大的呼声就是:解决Android的碎片化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存在陷阱:Android本身就是因为允许碎片化才发展起来的。去碎片 化意味着Google大幅度修改以前的政策,严格控制Android的授权与使用,这无疑会造成Android界的动荡,甚至动摇Android的根基。 唯一的有可能的是,Google与若干大厂达成一致,共同推进这个事情。但其后果很有可能还是苦了Google、便宜了寡头:若干寡头主导去碎片化、小厂 商反而受到伤害,Google消耗大量精力,得益有限。因此我认为,劈柴可能会在这方面做出一定的姿态,但是前景不容乐观。除非劈柴想用Android代 替Chrome——这对于Google,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b)Android与Chrome互相借鉴

这 个方案是最容易的,Google仍然放任Android的发展,二者共享某些新技术、新功能,互相移植一些(底层)应用;或者平台演进的时候,同时考虑两 个平台上的设计与实现,减少资源的浪费。就像苹果的做法一样,让两个平台互相促进,共同发展。劈柴在初期很可能会走这条路,但是这条道路不长久。 Android、Chrome平台的设计理念存在根本差别,在应用层面可互相移植的东西不多。二者独立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产生更激烈的竞争,总有一天需 要对这两个平台进行取舍。

c)发力Chrome浏览器,提升一致体验

这 是劈柴最容易发力的地方,也是他一定会做的事情。适用于Android的Chrome浏览器在2012年2月才发布了第一个beta版本,在2013年1 月时与桌面版本并线,目前的版本是25。Google一直在孜孜不倦的打造更快、更先进、更强大的Chrome浏览器,Chrome浏览器是否能在 Android平台上占有重要地位,是劈柴整合Android的关键,也是Google在不同平台上推进一致体验的落脚点。为增强Android系统上 Chrome浏览器的存在,劈柴有可能调配Android产品线的开发资源,令其向Android版Chrome浏览器倾斜,甚至有可能借去碎片化之名, 行推广Chrome浏览器之实。最低限度,不排除以后发布的Android系统把Chrome内置为标配浏览器的可能性。

d)推进Web化,弱化平台概念

一 旦Chrome浏览器在Android平台上站稳脚跟,Google的Web化战略就获得了新的巨大推进空间。此前,这一战略只能在PC端和Google 自家的小众Chromebook上艰难推进,现在则可以全面扩展至用户量最大的移动平台。基于Chrome浏览器的Web化无疑将弱化Android与 Chromebook的平台特性,从而避免了两个平台互搏给Google带来的伤害。因为归根结底,Google并不关心用户使用的是什么平台,它关心的 是用户使用的是什么浏览器。在这方面,劈柴一定会不遗余力。

e)拓展Web化服务

Web 化仍然只是手段,最终目的是售卖Web服务。一方面,随着Web化的增强,Google的Chrome Web Store将主导Web App市场,与苹果的App Store进行抗衡。另一方面,Google云(包括与Google帐号相关联的所有服务)将由Web化获得更多的关注与使用。这个领域是Google的 大金矿,也是它鼓吹Web化的根本原因之一。如何籍由整合Android、Chrome的过程推广Google的云服务(包括让Chrome浏览器更好的 支持Google云),一定是Google高层虑及的问题,这个问题未必完全交给劈柴去做,但是一定需要他出力。

结语

总 之,Web化(以及对于Web化的先发控制)是Google战略的核心,可惜热闹非凡的Android和较好不叫座的Chromebook均未能交出让令 Google满意的答卷。在这种情况下,Chrome的主管劈柴兼管Android平台,首先遇到的就是这两个平台的对立与竞争问题。而要解决这个问题, 重点在于遵循Google的核心战略,跳出Android和Chrome的平台概念,突出Chrome浏览器的统领作用。这不是单纯的两个平台合二为一的 问题,也不是一个平台替代另外一个平台的问题。劈柴的难题在于:如何能够以Chrome浏览器为核心,在不严重触犯各方利益的情况下平稳推进这两个平台的整合,为Chrome浏览器抢占足够的市场份额,实现Google梦寐以求的Web化入口控制。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3-03-18 08:49:57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评论关闭中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