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快的:超额融资及其“攘夷之战”
滴滴快的
分类: 互联网事 围观: 697



6月,中美两个最大打车应用的CEO分别向投资者发函,明确表态即将寻求更进一步的融资行为。

 

来自Uber的邮件里,“有着500万人口的迈阿密是美国最大的城市,但是中国有着80多个人口超过500万的城市”成为重中之重的强调。据公开数据,Uber在中国订单保持了可观的增速,虽然这个增长饱受“刷单”的质疑,但Uber中国的存在给原本希望合并之后可以顺理成章接盘中国市场的滴滴快的增加了阻力。

 

而在滴滴快的CEO程维的叙述里,背靠中国最大的两个互联网巨头,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不仅仍然拥有Uber难以触及的出租车呼叫服务,且在互联网专车领域,总计份额亦已超过80%,这种优势的基础,源于近三年的市场教育和难以计算的烧钱补贴。“我们有2亿用户,这意味着即使在全球范围,任何竞争对手服务的用户数都只是滴滴的零头”,程维的话,愈加证明任何新兴行业都依然能够在中国享受巨大的人口红利。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里,由于入口和体验的唯一性,中国的公众用户逐渐开始意识到自己行使选择权将对未来所产生的不可测的影响,甚至连饱受诟病、挣扎于抛弃漩涡当中的出租车行业,都令人惊讶的突破中国素以集会管制闻名的抗争边界,在全国多地上演围追堵截的私刑案例。

 

没有写好的剧本,一切转变都令人目不暇接。

 

今年2月,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创造了中国互联网史上的最大一起并购案,时任快的打车CEO的吕传伟称,战略合并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恶性的大规模持续烧钱的竞争不可持续”,在此之前,双方都投入了大量的现金,以近乎白送的方式鼓励司机与乘客选择自家的服务,对冲下来,两边都难以长期承受。

 

将利益关系改造成为共同体,固然符合博弈论的常识,但是环境并非封闭化的,Uber的闯入,让新诞生的滴滴快的没有舔舐资本伤口的时间和余力,面对这样一个同样“不差钱”且分量十足的角色,基于价格的竞争有了长期持续的必然性。

 

主流的评论声音通常认为,价格战无法养育用户的忠诚度,滋生的只是一群“趋光的飞蛾”,无益于行业标准的树立。只是,旁观者的冷静与当局者的焦虑是两条双行线,所谓大道至简,却是知易行难。中国用户的忠诚度,实际上取决于“剩者为王”的结果,“BAT”的大成也证明了选择通常是因为别无他选,故而市场份额的数字拥有最高的话语权,是一切非理性的理性根源。

 

这也是为什么滴滴快的最新一轮私募融资的额度极有可能超过原定15亿美元的原因,也是颇为荒诞却又无比现实的一幅场景:资本借由互联网公司之手,将财富拱手相送,向受益用户购买选票,支撑前者的唯一动力,在于“羊毛出在羊身上”的原始逻辑。

 

滴滴快的目前最大护城河,在于它所确立的“出租车、快车、专车、顺风车”四条阵线,这在全球尚属首例,也得益于中国出行市场的供给缺陷,有了垂直细分的绝佳机遇:

 


  • 出租车是延续用户的传统习惯,象征安全和秩序;

  • 快车是低廉的私家车共享,照顾到了用户的经济承受能力;

  • 专车被程维定义为“体面”,满足的是消费升级之后的合理选项;

  • 顺风车则切入更为业余的拼车市场,鼓励全民拉活、以杠杆形式抵消高峰用车的难处。



 

加上正在筹划的代驾和大巴服务,滴滴快的正在完成从工具到平台的演化,并有机会成为交通运输的底层服务之一,而分配资源的权力正是想象空间的极致。PC时代,信息作为核心资源,搜索引擎凭借“坐地卖词”赚得盆满钵满,即是典型。摆在滴滴快的面前的课题,是它能够在多大程度上瓜分中国日均4.5亿次的机动车出行需求,经过三年的优胜劣汰,Uber是当前唯一的一只拦路虎。

 

Uber显然意识到了中国本土抵抗势力的强硬,它在全球范围之内野蛮生长,唯独只在中国启用了由合资公司单独融资的模式,足以说明这场战争的漫长和艰难。同时,由于中国的法律及政策在对待互联网的创新上具有高度的模糊特征和不确定性,滴滴快的和Uber可能在某些时刻又有着共同的利益,这又蕴藏了新的变数。

 

坦率地讲,Uber虽然在所谓行业人群那里享有不虞之誉,但它更多体现在一种文化认同和营销话题,除了少数几个一线城市之外,Uber遭受到的阻力要远远高于它在北美和欧洲市场的“碾压式”前进。在神州专车以出格广告恶意攻击Uber时,其实有着相同痛处的滴滴快的冷眼旁观不发一声,其实已经说明了战争的残酷性——用张牧之对黄四郎的话来讲,就是“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只是对于用户而言,这似乎又成了两只狮子还是一只狼的寓言故事。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5-07-02 10:08:52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评论关闭中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