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奇治水:从微软三大藩主到百度治水大将
标签:
分类:互联网事 围观:662

你有过被洪水围城的感觉吗?

今年夏天的湖南人有。长沙星城变江城,湘江的滔滔黄水一度吞下橘子洲头的边翼,又涌入城市,占领街道和广场。

远在北京的陆奇或许也有。百度正在遭遇的危机,如同一场来势汹汹的洪水,56岁的陆奇临危受命,被赋予治水救城的重任。

这被称为百度最近几年最正确的决定之一。

陆奇此前被称为硅谷华人之光,精通技术和管理,业内无差评,在微软有过类似的“治水”经验。

于是,上任半年来,这位56岁的百度COO一举一动皆受关注。先是百度业务线被大刀阔斧调整,悉数高管离职,上周,因百度贴吧关停传闻,他又屡登头条。

这位李彦宏请来的援兵,能否治退百度的洪水?

陆奇与水有缘。

他出生在上海,儿时随祖父在江苏农村长大,大学又考回到这座黄浦江畔的城市,在复旦念完计算机本硕后留校任教。

他的人生际遇因一场雨而改变。一个下着雨的周日,复旦教员陆奇被喊去为一场讲座捧场——因为下雨,他没能骑车回父母家;或许也因为下雨,卡耐基·梅隆大学教授、图灵奖获得者埃德蒙·克拉克在复旦的这场讲座,听者寥寥。

既然到了现场,素来勤勉的学霸陆奇自然不会放弃学习机会。这个略显瘦小的上海年轻人积极提问,嫌不过瘾,又在讲座结束后围住克拉克继续交流。

他因此得到了去卡耐基·梅隆大学攻读博士的机会。克拉克教授在看过陆奇的研究生论文后,发出邀请,并免去45美元申请手续费——那是1988年,留校一年的年轻教员陆奇月薪不过10美元。

陆奇本来是不能走的,复旦有规定,教员必须任教满3年才能出国,导师钱家骅替他向校长谢希德申请:让他去吧。国内还没人到卡耐基·梅隆大学去。

陆奇是他的得意门生,研究生课上,钱家骅总习惯用一句话结束讨论:

“陆奇,你说说看。”

陆奇最终如愿以偿。他一直想出国,物理专业曾是他报考复旦时的首选——这个专业的学生有机会去美国念博士。但因为近视不符合条件,他只能转报计算机专业。

机缘巧合的是,1988年,当陆奇兴奋准备出国时,北大图书情报专业大一学生李彦宏正在厌学中。

好在到暑假时,这位前阳泉高考状元被锅炉工父亲用激将法,“骗”到了火车站卖冰棍,从而醒悟:还是要好好学习,远离这样的人生。

三年后,回归学霸模式的李彦宏赴美留学,攻读计算机硕士学位。在大洋彼岸,这两位技术男的生活,即将进入到同一个圈子。

陆奇的“治水”能力是在美国练就的。

从 IBM 研究院,雅虎高级副总裁,到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他坐到了华人在美国科技公司的最高职位,被誉为硅谷华人之光。

广为传道的一组数据是:截至2008年离开雅虎前,他拥有40多项美国专利,掌管的团队,一度占雅虎总员工六分之一。

但2014年之前,陆奇的盛名并不为国人所知。

于是,他的关注者多来自海外科技圈。2008年12月4日,“Qi Lu”这个有些拗口的中文拼音,出现在几乎所有美国科技媒体头条——这一天,他被宣布就任微软互联网业务部门总裁。

这位47岁的中国人此前被誉为是雅虎搜索的灵魂人物。

这个职位变动在当时的背景下尤显戏剧:2008年2月,微软曾向雅虎发起446亿美元的收购邀约(这一报价后来提高到500亿美元),被骄傲的杨致远和雅虎董事会成员拒绝。

联姻未果,微软转而挖走了陆奇这员大将。

陆奇在雅虎工作十年,从普通工程师升至高级副总裁,被公认为技术牛、为人好。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工作狂:绝大多数的工作日,他都是午夜入睡,凌晨四五点起床,跑步后开始工作,每天工作接近20个小时。

告别宴上,雅虎工程师们穿上了统一的T恤,写着“我曾与陆奇一起工作,你呢?”

进入微软后,陆奇一手打造了Bing搜索,此后又掌管Skype、Office等业务,成为直接向 CEO 纳德拉汇报的三人之一。

图:陆奇被称为微软三大藩主之一

值得关注的是,陆奇被认为是微软破局者。当时,这家老牌科技公司陷入组织繁冗、创新乏力、转型落伍等困境,急需振兴——正如这几年的百度。

而微软前CEO鲍尔默对陆奇的评价也很高:

“陆奇集自身专业技术知识、出色的领导能力和广泛的商业知识于一身,在业界是非常罕见的奇才”。

不过,陆奇的这些往事,直到2014年后才逐渐被国内媒体挖掘,而真正广为人知,就是2017年1月加入百度的时候了。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今年1月,李彦宏这样介绍新亮相的陆奇。

这句《史记》典故本是用来形容秦末天下大乱,群雄逐鹿的局势,用在陆奇这个人物身上,似乎多少有点不恰当。但没人顾得上这个细节,与李彦宏穿着同色系T恤的陆奇才是场上主角。

这位百度集团总裁、COO 成为百度历史上除李彦宏外,权力最高的人。有媒体形容,他的空降,让百度所有高管都降了一级——当时,包括向海龙、张亚勤、朱光、王劲、吴恩达在内的高管全部向陆奇汇报,陆奇向李彦宏直接汇报。

这个改变,被媒体称为百度2011年以来最正确的决定。

20多年前,李彦宏与陆奇在硅谷相识。英雄识于微时,当时,李彦宏还在 infoseek 搞搜索,陆奇任职于 IBM 研究院,两位同属硅谷华人技术男的圈子。

此后很长时间,他们的事业轨迹并无交集。李彦宏在妻子马东敏的鞭策下回国创业,陆奇辗转雅虎微软成为华人传奇。

但最近几年,他们每年至少见面一次。这些早年奋斗在硅谷的技术男,约定每年夏天在美国找家酒店交流最新的技术趋势和产业动态,李彦宏和陆奇都在其列。

李彦宏曾经挖过陆奇,但以失败告终,直到后者从微软离开,李彦宏终于从一众竞争者中胜出。

有乐观者称,此举或许能真正扭转百度颓势。

水涨起来的过程,起先是不会被人注意的。直到水位逼近警戒线,人们才会意识到:洪水可能要来了。

正如你很难说清楚,百度的水患起于何时。但无疑,这是一个缓慢而危险的过程。

百度以技术为根基,早期提倡的口号是“简单可依赖”。创始人李彦宏以温和高颜值的海归技术男形象,与马化腾、马云形成三足鼎立。

事实上,从竞价排名开始,百度的原罪就埋下了,这种模糊的价值观,在日后会成为百度的绊脚石。如同阿里的假货,腾讯的抄袭,这些污点始终会是外界抨击他们时的把柄。

区别在于,腾讯和阿里在此后几年挖到了新的故事和增长点,而百度呢,更像一座渐渐老去的城池。

严格地说,自从谷歌2010年退出中国后,在搜索引擎市场一家独大的百度,再无新的明星产品推出。

在不进则退的互联网市场,这份安逸是危险的。市值也证明了这一点:同在美国上市,腾讯和阿里的市值在今年先后突破了3000亿美金,而百度目前仅为619亿美元。

如果说移动互联网浪潮是外来的滚滚洪水,百度内部存在的诸多弊端,无疑就是那些老化堵塞的城市管道。当暴雨倾城洪水来袭时,这些会成为致命的弱点。

比如李彦宏相对被动的管理模式。这是他的短板。很长时间里,在百度的执行层面,李彦宏没有说“YES”的事情,就会被默认为“NO”,HR、法务、财务等部门都不会去支持。

陆奇宣布入职百度后,曾经同为微软前高管的唐骏向他隔空喊话——

“我现在都能想象出你现在在百度的每天的工作场景和每一次会议的场景,这和你在雅虎和微软的场景会很不一样,你不会习惯但是你也无法改变”;

“你也会发现原来下面的人都很听话,但是一旦到执行层面很难推动,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听那个人的指示和态度,至少短期内你不要想去改变他们,也许在你的任期内也不能改变他们”;

“刚开始你会觉得很无助甚至会生气,但是你需要慢慢适应,因为你改变不了”。

同样危及百度城池安全的,还有内部腐败、派系斗争、人员流失等问题。

去年年底,昔日百度最年轻副总裁、E-staff成员李明远因腐败问题离职,引发猜测无数,有百度员工匿名评论:这是李明远与向海龙之争,更是李彦宏与马东敏之争。

内斗可比代码复杂多了。

陆奇不是独自在治水。

作为李彦宏的妻子及创业伙伴,马东敏几乎与陆奇同期回归,作为CEO特别助理,负责百度的投资、人力和财务等事务。

 

工作狂陆奇掌权百度后动作连连,比如快速收购人工智能团队渡鸦,并成立度秘事业部。

他保持了微软时期的工作节奏,每天6点出现在办公室,深夜才回到北三环附近的某家酒店——他回国后还没来得及在北京找房子。

但有些决定,外人很难分清楚谁是主推者。

比如今年2月被裁撤的医疗事业部,据腾讯科技报道,该决定由马东敏做出。此外,教育、国际化、O2O这些业务都将被调整。

陆奇似乎对此也不介意。

用上海人习惯的表述,他对自己的位置“拎得很清楚”。这座城池终究是李彦宏夫妇创建的,陆奇只是前来解围的治水者,而非真正的新城主。

相比扎根国内的互联网大佬,陆奇背景干净,没有原罪,又低调谦逊,这倒是让很多人因此对百度多了一份期待。

业务调整之后,百度高管变动在上半年也异常频繁。

先是负责自动驾驶的高级副总裁王劲、负责百度糯米的副总裁曾良、首席科学家吴恩达等高管陆续离职,随后,掌管钱袋子的首席财务官李昕晢转任百度资本CEO,操盘内容生态的副总裁陆复斌也宣布离开百度。

看起来,陆奇在忙着为这座城池搭建新的管道动脉。

他决定放弃那些零散的业务。百度有很多占据大量资源的小业务,它们无法成为市场领导者,又耗费资金和资源。

Feed流和人工智能成为他押宝的赛道——在4月份的一场内部会中,陆奇将这两项业务称为百度的未来,是值得大力投入的主航道。

而现有业务里,能为主航道保驾护航的那部分,比如百度百科、百度知道等,就是百度的护城河。

从过去半年的动作来看,陆奇采用了以疏为主、以堵为辅的治水方式。

他的聪明之处在于借力。

比如人工智能。

这是陆奇擅长并热爱的领域,也是百度押宝的新赛道。

今年3月之前,百度内部两支人工智能团队竞争激烈。据腾讯科技报道,一方是李彦宏亲自支持的百度研究院,以首席科学家吴恩达为代言人,麾下有多位明星科学家;一方是副总裁王海峰带领的搜索部门,掌握百度核心数据资源。

两支团队互相看不上,资源也不共享。

陆奇偏向了后者。他的举动很巧妙:上任后,他把后者主导的度秘团队升为度秘事业部。

没多久,吴恩达离职,本来就因拿不到核心数据而陷入尴尬的研究院,基本只剩外壳。

但这些牺牲都不重要,百度需要人工智能话题上的新故事。

而明天,陆奇将与李彦宏再次同台,首度发布百度人工智能开发平台的战略及技术相关信息。

这将是陆奇“治水”半年以来,向公众正式交出的首份成绩单。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7-07-06 10:05:27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发表评论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