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混乱的狼人杀市场,“官方”还只是个噱头
标签:
分类:互联网事 围观:215
网页首图写着“官方出品,七年巨制

网易代理了狼人杀(海南)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海南公司)研发的《狼人杀》手游,并取名《狼人杀官方》,开启预约。

我根据海南公司的商标注册信息,在商标网上找到了对应讯息,注册号为8261275、分类第28类(游戏器具、纸牌等)的“狼人杀Werewolves”商标,申请时间是2017年4月30日,申请公司是游星(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游星公司)。

有细心的网友注意到,商标注册号8261275较早前还属于北京华彩天成数字图像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彩公司),华彩公司旗下拥有大魔王桌游俱乐部的品牌,俱乐部创始人唐立军在2009年借鉴国外的桌游《米勒山谷狼人》(Werewolves of Millers Hollow),改编了一款同类桌游,这款桌游在2010年得到完善并开始流行起来,由于当时《三国杀》的火爆,唐立军起名“狼人杀”。

2015年,华彩公司的“狼人杀品牌”被游星公司和西安云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睿公司)收购。而海南公司就是云睿公司旗下的全资子公司。

此外游星公司申请了包含第9类(计算机游戏软件)、第16类(印刷出版物)、第28类(游戏器具、纸牌)、第35类(在线网络广告)、第38类(计算机辅助信息和图像传送)、第41类(计算机网络上提供在线游戏)、第42类(计算机编程及相关服务)等几乎全部类别。

不过有趣的是,除了星游公司外,还有许多公司加入到商标的争夺中来。

正在申请28类的公司,其中只有游星公司通过了注册,其余都是“等待实质审查”或是“驳回”。

不过,现在星游公司正在撤销原有的狼人杀28类商标(第8261275号),重新申请了新的商标样式(24046610号)。这次星游的注销行为颇有意味,毕竟之前的“狼人杀Werewolves”商标中的“Werewolves”直接引用了国外原版译名。

虽然新商标仍处于审核阶段,但海南公司怎么看都属于根正苗红的一方,“中国唯一拥有‘狼人杀’知识产权的公司”似乎可以坐实。

据海南公司表示,能拿到“狼人杀”知识产权,也是因为他们的游戏相比《米勒山谷狼人》有着大量改良内容,开创了许多《米勒山谷狼人》没有的新玩法,例如生存者模式、炸弹人模式、商人模式等,像“狼人自爆”等规则,也是原创的新规则。

2017年4月,海南公司在京东众筹上线了一款官方“狼人杀”卡牌,最终筹得110万余元,超过了原定目标30万的379%,可谓名利双收。其后推出的手游《狼人杀》也在TapTap获得了9.4的高分,加上网易代理与“官方正版”的名头,一切都在往着正确而光明的道路上前进。

但在京东众筹阶段,海南公司将介绍做了更换,这一个微小的动作被玩家捕捉到。

那么被“借鉴”的《米勒山谷狼人》又当如何呢?它其实也有中国官方的正版。

狼人游戏的历史

狼人游戏起源于聚会游戏“Mafia”(黑手党),也就是大家熟知的“杀人游戏”。莫斯科国立大学心理学教授德米特里·戴维洛夫(Dmitry Davidoff)在1986年创造了“Mafia”,一款基于“少数知情者与不知情大众的对决 ”(informed minority VS uninformed majority)的游戏,1997年美国互动叙事研究者安德鲁·普洛斯金(Andrew Ploskin)添加了“狼人”的元素。在当时,无论是“杀人游戏”或者是“狼人”,仅仅是作为开源的游戏规则存在,而非商业出版物。

其后一位名叫菲利普(Philippe)的老人在法国的圣雅克•德孔波斯泰尔(Saint-Jacques de Compostelle),目睹了村民与当地野狼的博弈后,他激发灵感,创作出了《米勒山谷狼人》。2001年,菲利普将《米勒山谷狼人》版权授予给了法国的Asmodee公司(以下简称A社),A社同年出版了《米勒山谷狼人》,2012年《米勒山谷狼人》进入中国市场,A社也创办了在华的子公司AsmodeeCN。

不过在此之前,《米勒山谷狼人》游戏规则已经通过各种渠道流入国内,衍生出许多民间变种,其中最为知名的,就是2009年由北京大魔王桌上游戏俱乐部创立的“狼人杀”。

2017年9月15日,AsmodeeCN唯一的授权合作伙伴南京小红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红帽)在摩点摩点发起众筹,他们在众筹页面用黑体加粗的字写道:“正版狼人在中国的第一声嗥叫,你愿意支持我们吗?”

小红帽提到,狼人游戏凝聚了原创设计师的心血,无论谁用什么样的美术画风进行盗版重置,都改变不了“预言家”每晚验证一个人的身份,改变不了“女巫”有两瓶药,改变不了“猎人”死前能开枪……。

“深知中国游戏领域的版权现状,我们承诺,本次众筹所得款项,在扣除生产成本后,会将剩余筹资成立一个公共账户作为“原创游戏知识产权保护基金”,用来帮助更多在游戏领域苦苦挣扎的原创者,希望帮助他们出版更多的优质原创游戏,甚至,维权打官司。”小红帽在文中表示。

关于版权的现实

那么“狼人杀”的知识产权如何维护,遗憾的是,游戏规则尚不能获得著作权法的保护,我国《专利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对智力活动的规则和方法,不授予专利权。只有《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写道:“经营者在市场交易中,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遵守公认的商业道德。”这一种基于“道德”的阐述。所以想在法律上做明确判定几乎不可能,毕竟我国现行的著作权法、商标法和专利法没有将网络游戏列为一类保护客体,“游戏独创性”和“公认规则”间的界限非常模糊,我们所能得知的关于游戏规则的上诉都充满曲折。

2013年的暴雪嘉年华,暴雪CEO麦克莫汉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他了解到中国有一款山寨版的《炉石传说》,暴雪的法务部门已经开始采取行动保护暴雪的知识产权。这款麦克莫汉口中的山寨作品就是《卧龙传说》。

而且《卧龙传说》的推出时间恰好赶在《炉石传说》内测时间,许多没拿到《炉石传说》激活码的玩家随即将目光投向了这款“相似作品”。对此,《卧龙传说》的制作人unico还表示:“卧龙广受外媒好评,中国再一次震惊了世界。我们没给国人丢脸。”

案件在2014年由上海一中院审理,并判定了暴雪胜诉,但《卧龙传说》只受到了“移除或修改侵权游戏《卧龙传说》”以及“十日内赔偿原告的经济损失”两项处罚,这意味着《卧龙传说》修改素材后仍然可以继续运营,同时由于《卧龙传说》处于停服状态,所以十日内的账面营收根本没有,最终暴雪获得赔款33万余人民币。

同为2014年,DaVinci Editrice S.R.L为了自己的游戏《Bang!》起诉Ziko Games旗下游戏《三国杀》,DaVinci认为《三国杀》在游戏规则、玩法上与《Bang!》相同,仅在美工和游戏背景上存在差异。案件由美国德克萨斯州法院受理,最终判法院宣判《Bang!》败诉,原因是游戏玩法无法被纳入版权保护范围,并且《Bang!》的玩法无明显的突出特征,多项属性属于相似游戏概念,故认为《三国杀》没有构成侵权。

判决书中提到:“特定角色结合起来、其他角色作为对手,这是游戏的胜负条件之一,但这些对于玩家们如何开展游戏进度的影响较小。”

小红帽的创始人小雪是一位资深的桌游玩家,2006年,他随朋友参观国外的一个桌游展,在准备拍照留念的时候,却被工作人员用“Sorry,no Chinese”的话语喝止,员工告诉他们:“中国人的盗版很厉害,如果让你拍照,不等我们正式产品生产,在中国就先有大量的盗版了!”

由于这个刺耳的话语,小雪决定辞职,并创办了南京小红帽,她觉得除了热爱外,还因为那句“No Chinese”。

如今,“狼人杀”海南公司获得了千万元的融资,不仅网易代理的手游即将上线,手中还握有承办六届的狼人杀英雄联赛(WPL),在《狼人杀官方》上公司介绍写着“持有母公司(云睿公司)所有‘狼人杀’知识产权的授权”。

反观《米勒山谷狼人》,宣称自己是“AsmodeeCN在中国唯一的授权合作伙伴”的小红帽在摩点众筹款项超过了500万元,并且与腾讯游戏频道联合策划的《Wow!Wolf!狼人星球》狼人游戏竞技真人秀也如期开播。双方在明面上安静祥和。

申屠不仅作为选手参加《Wow!Wolf!狼人星球》,同时也是Asmodee的“狼人游戏知识产权推广大使”,这个称号意义不言而喻。

当然,还有一大批的公司正在争夺“狼人杀”相关的商标,毕竟,注册商标已经成为知识产权强而有力的法律手段,也是现阶段仅剩不多的“武器”。这或许才是最悲哀的地方。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7-10-09 14:30:21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