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学思维给我的四个启示
标签:
分类:人生感悟 围观:2099

今年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有两件:第一件是去火人节寻求自我;第二件事是到混沌重新学习理论。

我发现,对我影响最大的就是生物学的思维模型。它帮我打开了对世界的一个新的认知。

为什么这样说呢?就拿自己的苦痛经历开刀吧。

痛苦而蜕变的2017

猎豹也不是一家特别小体量的公司了,去年公司收入差不多7亿美金。但,非常痛苦。

为什么会痛苦呢?股价的起落。虽然有起,而我看到的都是落。心理学模型有一个概念叫损失厌恶型——涨了,你会觉得怎么才涨;跌了,就会想凭什么跌。

想了想,上市后,我也很认真,很勤奋啊,基本每周快6天工作。竟然还有人跑来做空我们,说财务造假啊等子虚乌有的事情。当时雪球上有人骂我,我喝了点酒,情绪有点激动,就回骂了一句,然后被人家截图叫上市公司CEO深夜骂街。觉得委屈了,也不能回嘴,违背人性啊。

你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呢?

前两天,我见一个88年创业者。他第一句话就是,我的商业逻辑和你们这些传统互联网不太一样。传统?晕啊……。我看着他的脸比我还要沧桑一些,我满心不屑……

但我马上警觉,是不是我老了?这样的话听不得了?

于是,除了研究AI,我开始认认真真研究线下,研究新零售,研究移动互联网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我们的经验为什么会出问题。

一个人遇到比较大的起伏,尤其当现实与你过去接受的教育相违背时,你是非常难受的。

比如,所谓努力就能成功;当你做成一件事情,你只要继续努力,就能做成另一件事;只要我行我能,我就能成;我只要认真,就能不断往下走;我过去做得这么好,未来也可以做得很好。

我们过去接受的所有教育,坚持的所有信念,都源于此。

当然了,我的骨子里还是很倔强的一个人。我肯定不服气,最重要的是我不给自己找借口。

那么,猎豹究竟在海外遭遇了什么呢?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猎豹的海外业务遇到Google,Facebook和Apple,就像中国创业者遇到BAT。阿里要做了,或腾讯要做了。完了,这事没法干了。

虽然Google,Facebook和Apple不这样干,但他们有个重要的杀手锏叫政策。他说,这个地方你可以做广告,我们一个季度的收入就涨800%;下个月他发一个政策,说这里不能做广告了,我们一天30万美金的收入就立降成3万美金。

你的本能反应是什么?你肯定想要把30万美金尽量变成15万美金吧,而且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这个广告就是纯利润,一天少了20多万美金的利润是很要命的。

这都是一些外部环境变化。这种感受就如同诺基亚高管的一句著名的话——我什么也没做错,只是因为世界变了。

我是一个不给自己找借口的人。我相信我一定错了,错就错在我的宏观格局和世界观还不够大。

如果我有更大的世界观,我就能理解为什么会这样,该怎么应对。这才是我真正应从中学到的。

2017对我最重要的两件事:

火人节与混沌学理论

应该说2017,对我最重要的两件事情:第一件重要的事情是,火人节寻求自我。第二件事是到混沌重新学习理论。

先说火人节。很多人认为,火人节就是去裸奔的。我的确没裸奔。不过我看过别人裸奔。

如果仅仅简单地认为不过是几万人到一个沙漠建一个城市,7天之后,把它烧掉,那也挺无聊的。但等你到最后一天,当神庙被烧掉,看着冲天大火,几万人静静面对那一堆大火,没有一个人说话。有人在哭泣,有人在说Thank you,你才充分理解,这是一个寻找自我的盛会——每个人最本质的无非就是向上与你的世界观打通,向下与你的自我打通。

我后来慢慢发现,也许有的时候你的很多痛苦来自于:你并不知道真正的自我在哪里。很多时候,你被社会的外在比拼拖拽着,挣脱不得。我有时候在想,这些东西对我来说真的重要吗?火人节,给了我答案。

第二件重要的事情是,到混沌学习理论。

当时本意只想认识一批人,尤其做实业的。来了之后,敦煌沙漠徒步和第一性原理推导课,让我突然一下展开了很多思考——原来,凡事背后皆有道理;所有东西都有第一性原理。接着,我又读了很多书。

学习这些理论的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找到生物学的思维模型。有点豁然开朗的感觉。

为什么说豁然开朗呢?我记得混沌那堂课有一页PPT,令我印象深刻。内容是哲学家丹内特的一句话,“如果要我选择一个最伟大的思想家,不是牛顿,不是爱因斯坦,而是达尔文。”

这句话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但我没有认真去思考过为什么。之后,我在沙漠戈壁徒步,背了个音响不停听王东岳老师的讲解,听了大概有4、5遍,我开始有了体悟。

他认为,达尔文把几十亿年的规律总结了出来,时间尺度更大、更复杂、更难。进化论很难去验证,而物理学容易验证。比如做个实验,就验证了。整个生物界,那么多信息,都在几十亿年中进化,无法简单验证。即使用最快的果蝇验证,也需要很长时间;用小白鼠就需用更长时间。

达尔文将那么复杂的信息中抽象出来,形成一代思想之大家,真的非常非常牛。

当然,这只是一方面原因。我最近又认认真真琢磨了一次。我发现,生物学是一门能打通很多跨界知识的学科。

尺度大,并不完全是一个生物学思维得以贯通学科的核心原因。相比物理学等自然科学,生物学更深刻地揭示了世界的底层规律,其思想放之四海而皆准。它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可能我们自己都并不了解的真实世界。

然而,牛顿和爱因斯坦的世界观,本质上都是世界可预测,区别无非在于,牛顿是用公式预测,而爱因斯坦是用观测方法预测。生物学的底层认知在于,当你深入下去,就能触类旁通。

我记得非常深刻的两句话:

第一句,进化论第一次把上帝拉下了中心位置。

首先承认没有上帝,同时把人拉下中心位置。人类就是从猩猩变来的。你为什么就是一个独特的生命呢?你只不过是猩猩的一种高级存在形式。

因为有了进化论,大家真正承认,原来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我们就不是一个特殊的生物。我们只是无数的生物当中进化出来一种——它只是叫人。人当中还有很多支,互相残杀,最后才进化为一种自治人的生物。

进化论,打破了牛顿和爱因斯坦的可预测的世界观,给我们展示了一个生机勃勃而又冰冷残酷的世界。

第二句,以人为中心的自我幻象,不仅存在于人类群体,也存在于每个人。

我们一直认为,每个人都是独一的自我。有些事情不应该发生在你身上。当你努力时,就会获得好结果;当你全力以赴,就会与众不同。

我记得,美国一所特别著名的私立学校校长,他在毕业典礼说过这样一句话:“你们虽然都很优秀,但你们一定要知道,你们不是宇宙的中心,也不是世界的中心,甚至你都不是旁边人的中心;你就是一个几十亿分之一的一个人,你可能是几百亿分之一的一个生物,上亿分之一的一个分子,你没有什么特殊。”

我认为,进化论真正的价值在于,让我们意识到每个人的自我,都会认为自己是特殊的;如果不是认为自己特殊,就不会因为自己遇到了一些挫折而感觉受到了伤害。其实这都是因为你自己的、以自我为中心的幻象。

这个世界看上去生机勃勃,其实背后的规律,冰冷,残酷。这是进化论或者叫生物学的思维模型,给我带来的最大的启示。如同火人节,给我一个巨大的由内而外的触动。

生物学思维模型的四个启示:

混沌-理性-过程-反脆弱

总结来说,生物学的思维模型给带来了四个很重要的思考启示:

第一,混沌。

第二,理性。

第三,过程。

第四,反脆弱。

生物学是更接近于哲学的一种认知科学。它是哲学的一种实例化。有各种各样的实际案例不断发生。不是用一个公式就能清楚概括其规律。

先说第一个思考启示,混沌。

如果我们把时间尺度从几十年、几百年拉到上亿年、几十亿年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其实世界是不可预知的,是混沌的。

比如太阳每天都从东边升起。大家会想,那当然了,地球自西向东转,所以它明天一定会从东边升起。但,万一一颗行星把地球撞成两半呢?撞击成反向运转呢?它就不会啊。

生物学展现的大逻辑就是世界不可预知。你并不知道是否会有一颗行星撞过来。如果没有那颗小行星,我们今天还在这里讲课吗?是不是恐龙依然在横行霸道,真的会有智慧生命吗?

这里给大家看一个视频:《绝对好奇之人类崛起》(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观看)

它展现的是一个生物学的思维模型和世界观。我们整个生命都是从单细胞开始的。连生命的出现都是一个偶然。一直到出现人,都是个偶然。我们存在无数次机会被毁灭,任何一个意外因素都可能让你成长不起来。

所有的巧合才铸成了今天的我们。

千万不要认为,从低端走向高端,是世界的必然。如果没有那颗小行星,恐龙可能就统治地球了。如果那颗小行星再大一点,地球就挂了,至少没有地球上的人了。

再往后看,人类未来一定会是地球的主导吗?如果一颗更大的行星把地球撞成两半了呢?像恐龙那样?如果AI变成了新的生命呢?AI是人创造的,因此就不会超过人类?猩猩当年也是这么认为的。人类当年都是从我们进化来的,它怎么可能超过我呢?

这是一个很荒唐的逻辑。

进化论,彻底让人从自我幻象中掉下来。你无非就是一个生命进化体而已。你既然可以从碳基生命进化、从蛋白质进化,你为什么不能从一个代码进化?

《失控》里说,如果生命只是一个封闭的、对外界有感知的、能做出反应的东西,那蜂巢本身就是个生命。如果生命是自我进化,那今天的程序就算是一个生命。只是今天有一点外在的、人为的干扰。如果以后它可以自我成长呢?

我还是坚定地认为:生命系统的复杂性,外部环境的非连续性,都使得精准预测变得不可能。自然界整个发展几十亿年,生物的起起落落,精准预测是不可能的。不仅量子物理证明了,生物学本身也在证明这件事。

生物学永远只能总结过去,很难预判未来。有一个例子,美国要求不能捕小鱼,为此就用那种大网孔去捕鱼,结果发现那种鱼的种群全都变小了。你以为在保护那些小鱼,结果它们自己变小了。像这样的种群变化,你真的能预测吗?

正因为它不可预测,我们只能大概模糊地判断。它不可能像物理或天文学观测,明确告诉你,两天后有日全食,一年之后有狮子座流星雨等。你根本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发生。

所以,混沌的世界里,唯有坚信概率,坦然面对过程中的失败,不停地扔骰子,总有机会到6。如果你认为,6就是边界,你还是有机会到的。无非就是你手气好扔一次就到了,手气不好多扔几次。实在不行,就使劲扔。太背了也没办法。

想一想,种群的物竞天择,不就是扔骰子吗?它不停地繁衍,直到有适应新环境的物种,它就能达到6。如此,又再继续到下一个阶段。

推及做公司,我们怎么想呢?如果我们把所有信息都掌握在自己的判断和计划之内,将其KPI化,并放入年度预测当中,有可能我们就遇到了一个最大的问题——当外部发生变化,你会猝不及防,根本没有办法真正面对一个你不理解的世界。

我当时想好了,国际化安卓起来了,我们做广告能收很多钱。但有一天Google出了个政策,一切都翻天覆天的变化。所以,猎豹今天真的有困难的话,是来自于外部环境的变化,就像那颗撞击地球的小行星。

Google政策,只是外部环境变化的一个具像表现形式。真正来说是什么呢?那个时候,移动互联网布局已经结束了。海内外,两边都有巨头。你想寻求大变化,已不可能了,环境变了。

我们在全球的安卓有百分之十几的占有率,招来了无数多的中国开发者,做了各式各样的仿猎豹类APP往外跑。各种各样的清理软件都挤到Google排行榜去赚那份广告费。Google看到后肯定就干脆收紧了。

春江水暖鸭先知,掌握外部环境是非常重要的。

过去互联网模式是轻、快,如今的商业逻辑已经跟20多年的互联网思维逻辑完全不一样了。张颖也讲到,今天公司要尽量做重。因为只有做重,才能建立足够深的护城河生存下去,并抵御住巨头。

混沌的世界,随时都要做好小心被撞的准备。千万别说没啥了不起的。一说起来,就是布局线下不work,烧钱不work,小黄车不work,只有我们线上流量才work。这是不对的。世界已经变了。

这个世界处在一个快速的外部环境变化中,所谓认知就是你能从外部拿足够多的信息做出正确的判断。否则每次都跟盲人摸象。以前你摸,你觉得是大腿,今天你仔细看,它变成尾巴了,但你还觉得是在摸大腿。

该怎么办?《独立团》里的李云龙被日本围住了,说,只能分头突围,赶快多搞队伍,自顾自先跑。

于是,我们搞了一堆东西。Live me是海外的直播,还有游戏、AI、小雅、机器人。猎豹就这样,开始了自己的变革之路。

第二个思考启示是,理性。

生物学的思维模型给我带来第二大启示就是理性了。

我的天性却相反。小时候,我们家小猫死了,我哭了很久,特别受不了,情感很脆弱。这样成长起来的人,很难理解什么叫真正的理性。或者,理性也可用另一个词——“暗黑”来诠释。

这个词,我是从高晓松解说《三体》的节目中学到的。后来,我专门约高晓松出来喝酒。我说《三体》,我看了好几遍,看到的是黑暗森林,最后你看到的却是刘慈欣内心的暗黑,或者叫理性更好。看到圣母婊毁了世界,毁了太阳系,最后毁全宇宙。而毁掉这一切的人,竟然是一个对世界充满爱的人。我说,这个逻辑,这条暗线,我没看到。

我也问过一次刘慈欣,关于地球毁灭这件事是不是可以发生?他说,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们觉得地球毁灭是特别不得了,或者悲伤的事情,站在宇宙的观点看,一个文明的毁灭简直太正常不过了。

老子说过一句话叫“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就是你觉得自己很牛,放到整个生物进化史中,你不过是小小的一叶扁舟,微不足道的存在,而已。

老子想得很清楚。大自然不关心个体,不关心种群,它只用上帝视角制定规则,或者规则就是进化论——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然而,无数的种群灭绝了,大自然依然生机勃勃。这就是大自然理性的一面。

当你真正从这个时间维度去看,那么多生命都灭绝了,你的股价跌一点算什么呢?等到后来,你会发现,由理性生发出来的是不断向前成长的力量。

举个例子。我们都觉得大熊猫憨态可掬,其实大熊猫之所以憨,是因为它天天吃竹子,吃到最后两腮肿胀,显得很可爱而已。一天10几个小时吃竹子,当然显得很憨了。我们都习惯用情感判断。其实它是能力严重退化。

如果有一天大熊猫真的灭绝了,我一点也不觉得可惜。所有种群的进化都是以个体和种族的灭绝产生。这是一个理性的过程。所以,千万不要让自己陷入自我的情绪当中。

有一个词叫上帝视角。一个创业者想要创业,首先要用上帝视角看事情。所谓上帝视角,就是将自己深入其中,能敏锐感受内里变化;抽身其外,又能让自己变成一个旁观者,观察很多事情的发生和结果。如果你理解,这是一种新陈代谢,是一种生物学的演化,就会避免很多所谓伤感的情绪。

公司也一样。当你把它看成一个生命体,困难也好,挫折也好,都是公司必经的一个侧面。有一些人可能比较理性,比较好过这关。有些人感性,可能需要克服自身本来的天性。

有一段时间,每次有人离开,我都受很大心理影响。后来我就比较理性的面对了。我觉得,人进人出,无论对个体进化,还是组织进化,都是好事情。

理解到这一层后,我就开始大刀阔斧,拆分事业部,鼓励内部创业,出售部分业务等等。我还在公司内部搞了一个门徒计划,直接找了10几个90后的年轻人。每周给他们开一次会,培养他们,让他们成长。

猎豹的机器人公司则干脆放到体外孵化。用投资的方式,内部竞争,内外竞争,积极推进队伍的新陈代谢,统一队伍认知。

由于这种竞争,必然带来很多人的不适,也会造成人员的一些交替。其实在以前,我的内心特别接受不了。包括一起工作很多年离开的人。

但现在我会认为,那都是彼此进化的一部分。有的时候,环境变了,我们需要进化;进化不了,离开了,大家也只是在不同的轨道上。今天,我能更加理性地看待这一切。

 第三个思考启示是,过程。

什么叫过程?这不是一个最好的词,应该叫重视过程或者享受过程。

从生物角度看,个体最终的命运如何?种群的命运如何?你会遇到一个特别矛盾的逻辑叫——个体死亡为新生带来更好的力量。

个体是要死的,种群也会灭绝,到了最后,整个生物会挂掉,宇宙也会挂掉。

什么意思?这是《三体》里讲的一句话:唯有死神永生。死亡是唯一一座亮着的灯塔。不管你往哪里航行,最终都是指引它的方向。一切都会逝去,只有死神永生。

因为人生的终点就是死亡。《三体》里有一句话,“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也就是不舍本逐末。

所以,要尊重过程。没有哪家公司会一直存在下去。阿里巴巴这么雄心壮志,也就为了102年。那102年以后呢?肯定也会消亡。但过程中的意义,很重要。

过程的本质是什么呢?简单讲,就是寻找自己的使命感。作为生命体,最后都会消失,但至少他坚持的使命,分享的思想,给这个世界的改变,可以留下来。

我们不能只从自己个体的成长去看价值,甚至所谓的市值。所谓的富豪排行榜、公司排行榜真的有意义吗?它并不是我们要追求的结果。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提升自我,提升这家公司对世界的认知,去做一些跟别人不一样的事情,做一些对世界有改变的事情。这个过程,足够了。

 第四个思考启示是,反脆弱。

生物学思维模型给我带来的另一个重要的启示点是反脆弱。

反脆弱的核心是什么?是指在一个波动的世界里持续受益。无论对你的观念来说是好还是坏,你都能受益。而不是在一个你认为坏的环境中不受害。

你爬上树,掉下来,摔伤了,这是很脆弱的;一个玻璃瓶,一个瓷器,掉地上,摔碎了,它也是脆弱的。但,一个铁球,掉地上,不摔碎,这叫反脆弱吗?不是。掉在地上,不仅不摔碎,还能受益,这才叫反脆弱。

在大波动中受益,是生物学的终极能力。遗传与变异,其实就是一头保持稳定,一头在波动中寻找机会;一边是个体死亡,一边是种群进化;一边是环境恶劣,一边是生命更强大。

比如人和恐龙的竞争,我们的祖先,人类的进化。当它变成鱼时,有更大的鱼要吃它。它没办法,只好往水边跑。跑了之后,大鱼游不过来了,但没有空气,水很浑浊。只能等着爬上陆地,好不容易生存了,火山又爆发了。我们的祖先必须躲在地下,等出来后,发现恐龙统治了全世界。此时,我们的祖先身型已经挺大了。但大了后,反而是危害,很容易被恐龙吃掉。所以,就要再变小,方便躲进洞里。但恐龙对人类的整个竞争压力一直很大。由于打不过它,人类只好增加自己的感官系统和大脑的判断系统,让自己跑得更快。

正是此上种种极其恶劣的环境,我们的祖先通过反脆弱,反而受到了非常大的益处。也因为这样的契机,走到了和其他生物不同的路上——通过不断增加对世界的感知能力和智力的发展,形成了我们今天这样的种群。

回头想,如果没有恐龙的凶悍,会有哺乳动物吗?哺乳动物的出现,核心就是因为竞争环境太恶劣了。你生一堆的蛋,都被人吃光了,你就灭绝了。最后怎么办,只好把蛋放在身体里,开始跑。因为这样,活下来的概率才高。

整个生物界都是这样优胜劣汰出来的。

再反过来想,如果没有人类的呵护,熊猫是不是有可能走出竹林?熊猫其实和狗熊是一个祖先,有一天跑到四川看到大片竹林,虽然不好吃,但不用跑了,不用天天偷蜂蜜,捞鸟蛋,抓鱼,就天天坐那吃。一吃就吃得种群退化了。一天有10几个小时在吃竹子,一吃要吃几十斤。最后在人类的呵护下,退化到连性欲都没有了,整个种群都退化了。

看过这些生物的演变后,你会发现——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原来他们弱小的时候,可能正是获得优势的时候;遇到重大挫折的时候,可能正是找到新发展道路的契机。

你可能正在遭遇别人没遇到过的困难,但也正因此,他们不会有这样的发展机会。他们只会在原来的路上越发展越好,一旦天外飞来小行星,它们就可能灭绝了。而你虽是一个看似弱小的小动物,吃得很少,反而活过来了,并获得了不断发展的机会。

记得Facebook调整政策后,每天几十万美金的广告收入荡然无存,当晚发完财报,股价一开盘暴跌20%。20多亿美金的公司,跌掉20%,这是割肉一样的痛。很痛苦。

但正因为股价低,我开始反思,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压迫自己更深入的思考,放弃对资本的幻想,全力专注业务,升级认知。也是这个时候,我才写出了“所谓成长就是认知升级”。

我在想,一定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我们这么拼命,天天各种盯产品细节。肯定是我们没有顺应外部环境。外面的势能是最重要的。只有知道世界到底改变了什么,才能去谈认知。

如果我每天想的都是搞一个概念,并购一家公司,弄个游戏,再自己充值,再发个PPT,搞个生态,股价就可高起来。这种不钻研业务的投机想法,肯定是有问题的。

业务又遭遇了困难,逼得我只好提早带领公司进入了转型。

当然,有人说,公司离职率增高,短期内团队不稳定,又怎样呢?转型中必然会遇到有的人跟不上队伍。但离职率高了后,更多的年轻人脱颖而出,开始崛起。

如果有一天,猎豹能够再一次崛起,我们一定会非常感激这些日子。当我们真正遇到挫折的时候,你专注思考,专注体会,由外到内,包括外部环境,混沌的世界,理性而不被情绪左右,直到最后,你获得了一种反脆弱的能力,这是我们最为之感激的。

那天我跟张一鸣聊,我说,最后发现人能够往前跳一步就两个可能:第一个可能:极其伟大的梦想。第二个可能是:被逼的。

后来张一鸣说:不对,只有被逼的,很多东西都是逼出来的。

当然,即便到今天,我也不认为猎豹,或者说我自己,就能把我们遇到的困境真正跨越过去。但至少,概率增加了:我们的传统工具业务利润创历史新高,净利润达28%;Live.me融资1.2亿美金,成为美国最大独立直播平台;游戏业务全球已经有11亿下载,并开始涉足中度游戏;人工智能领域小雅成为语音效果全网最好,机器人产品也即将跟大家见面了。

猎豹的进化,刚拉开大幕。尽管还有很多不确定的风险。但正是经历了这些,我才意识到,如果你把公司看成一个生命,或者是种群,它跟自然界的进化如出一辙。最后其实就是剩者为王。

尼采说,“那些杀不死我的,会使我更强大”。这句话简直就是我的内心写照。感谢那些在微博和雪球问候我的人,你们还是给了我很大的力量。我就冲着骂回去,也得把这件事做得更努力一些。

 此心光明,夫复何言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生物学思维,真的开启了我的上帝视角。我不是我,我变成了那个静静观察我的人。

有一次,一位下属跟我说,老板,你的认知又升级了,你只需要一个结果来证明。我说,你太小看我了,我不需要什么结果证明。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做好该做的,我就享受当下。

还有一些人黑我,说什么李开复你再不努力,这个创业导师的名头就要被傅盛夺走了。我根本不想当什么创业导师。我是觉得创业实在太艰难,太不容易了。很多人自己成了,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怎么成了;有些人就干脆当做一个秘密,永远不跟大家讲。我就是自己有一些感受,分享给创业者而已。

我才不当什么导师呢,我也当不了导师。以后别叫我什么老师,叫我傅盛就行。

最后分享八个字。

王阳明在去世前,弟子问他,有什么想说的吗?他说,此心光明,夫复何言。我狗尾续个貂——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唯愿每一位创业者都有心力追求这样的境界。不管遇到怎样的挫折,能以追求自我的状态,去理解世界的规律;并因此明白所有努力都有意义,享受努力带给自己的改变。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7-12-18 15:19:31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1 则回应给 “生物学思维给我的四个启示”

  1. 促美优品 说道:

    这样的博客让人禁不住一天来几次!

发表评论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