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 ,传统 VC 退出的新渠道?
标签:
分类:互联网事 围观:475

ICO本质上就像IPO一样,所以当它成为早起VC和后期PE的一个退出的渠道时,逻辑上本来就是成立的,问题在于,IPO有美国SEC、中国证监会这样的机构审核把关,但ICO则不然,风险极大。

在近期争议极大的区块链项目IOST中,其实就是这样一个逻辑,做法都是惯常的——传统项目通过ICO获得新的融资机会,但因为其项目之典型,也把“韭菜”们的风险再一次暴露在外。

我们不喜欢用“韭菜”这个词,让人不适,一个事实是,大多数时候大众都是“韭菜”。

当区块链、开源软件这些事物以信息权利民主化的身份出现时,无论是从技术上还是资本上看,新的中心化节点都在形成。

如果你把所有这些都看作信息,它们分布化时、公开化时,理解和掌握它们的人依然是极少数,海量的信息淹没了原始的大脑,大多数人都是被收割的群体。

1

可以确认的是,IOST就是多拉打印项目。

IOST项目被“扒”,祸起于一个叫“区块律动”的自媒体,在一篇名为《顶级VC背书,IOST币圈吸血40亿,同一个团队竟然还开着另一个项目?》的文章中,一个重要的披露就是这个名为“IOST”的区块链项目、有着众多大牌VC参与的当红项目,实际上就是此前一个名为“多拉打印”的创业公司。

多拉打印成立于 2017 年 4 月,是一家无人值守的打印公司,时髦话说,就是“共享打印”,目标市场是高校和商圈,方便用户通过手机直接打印、复印文件和照片,无需寻找文印店。

不仅是同一个创始团队,就连投资人也是同一批人。

文章援引一位同时接触过多拉打印商业计划书和 IOST 白皮书的美元基金投资经理的评论称,“半年前,钟家鸣自称是智能硬件专家,半年之后就成为了比特币早期信仰者。”

就在2018年,1月31日,一篇名为《致写黑稿的币圈媒体,你们太low了》的反驳文章传播出来,作者自称为IOST的投资人,“扒皮”了上一篇文章的自媒体作者,也对文章各个论点做了回击,包括团队重合的这一点。

对于多拉打印和IOST的关系,这名投资人坚称没有关系。

这名投资人的论据是:“IOST项目本身和多拉没有任何法律关系。多拉是国内的公司,IOST是一个注册在新加坡的基金会,募资只针对了机构投资人,甚至连网站本身都没有对国内开放访问”。

大约币圈的人看到这点论述都会会心一笑。要知道,这是币圈的惯常做法——把基金和项目分开。

由于众所周知的政策监管,币圈或者说“区块链项目”,目前惯常的做法就是把基金部分设置在海外,把数字货币账户也设置在海外,而且直接募数字货币。由于目前新加坡对数字货币态度较为积极,不少数字货币基金都把注册地设置在新加坡、英属维尔京群岛等。

而创始团队一般在国内,如果不是空气币,考虑到项目落地的话,执行团队也会在国内,所以就像这名投资人说的那样,在国内设置一个没有任何法律关系的公司,一般取名“实验室”。

这名投资人还对文章提出的关于IOST项目就是多拉打印项目的论点做了一系列低水准的反驳和质疑,“因为IOST和多拉科技的投资人重合,所以IOST是圈钱项目;因为IOST有几位成员来自多拉科技,所以IOST是圈钱项目。”

我们和“区块律动”倒是素不相识,但还是忍不住指出来,原文指责IOST有圈钱嫌疑,是因为IOST在有意,包括现在这名投资者仍然在隐瞒IOST和多拉打印之间的关系。

而这名投资人也承认多拉打印是未来IOST项目落地的一个场景。

至此,一目了然的是,IOST项目是传统创业项目的一个新融资渠道。

实际上,传统项目通过ICO来募资,直接进入二级是一个趋势,也是数字货币本身具有的颠覆力量——对于IPO审核机构的权利的颠覆,对于传统股票发行市场的颠覆,甚至对于传统VC话语权的颠覆。

但ICO不是没有弊端,那就是少了传统SEC、证监会的监控和审核,对于普通大众很可能有欺骗,而IOST特意隐瞒和多拉打印的关系,就正是一种欺骗。

一名参与了IOST项目的投资人向略大参考表示,他看了很多“空气币”、“传销币”,他认为IOST在大部分项目中已经算质量上乘的,所以一直到今天他都持有这些币。

2

如果把ICO当成一种融资渠道,那么传统VC把ICO当作一种退出渠道也无可厚非。

根据IT桔子上的数据,多拉打印最后一轮融资是2017年7月,经纬中国领投的B轮融资,IT桔子上的数据是人民币亿元以上,而A轮是高榕资本和经纬、险峰,天使轮是真格基金,也就是说投资成本应该在2亿元人民币以下。

根据区块律动的计算,“白皮书显示,IOST 总发行量 210 亿,流通占比 40%,按 ICO 当天价格 IOST 的成本大约在 0.1 元人民币左右。IOST 作为“区块链 3.0”并没有实现众望所期的上市暴涨,而是当日跌破发行价,创始团队可能因此当日获利 10 亿人民币”。

对于这点,这名投资人在文章中晒出来团队的持币地址,并且对比了2018年1月31日和2018年1月27日的上了交易所的持仓,中间减少3亿246万,减仓比例为3.9%,投资人称,“减仓的来自于做68 IOST空投推广活动的地址”。

投资人并没有晒出1月15日之后上了交易所的持仓,并不知道在当时投资机构和团队是否有减仓。

“投资机构和团队会有锁定期,这是一般项目都有的,这个项目具体锁定的模式有待查证”,一名数字货币基金投资人向我们表示,“不过一般都是会在交易所当天解锁一小部分,比如25%,或者50%,都不一定,所以,他们目前解锁的部分肯定能把本金都赚回来了”。

但区块律动的文章指,“IOST币圈吸血40亿”,以IOST最高流通市值60亿计算,套现三分之二的确存在困难。

“一般不会解锁超过50%,所以不存在收割40亿的情况”,上述基金投资人表示。

但上述参与了IOST项目的投资人向略大参考透露,相比其它项目有一个月的锁定期,这个项目没有锁定期,至少他的投资没有锁定期,“但我看好这个团队,所以拿到现在,我也没有走,机构投资人也是一样的,大家都没有走”。

在上交易所之后,IOST的换手率达到了21.8%,一支股票如果换手率超过15%,那么意味着这只股票在短期内经历了巨量交易,其中会有大量投机者套利,对于IOST这样的数字货币也是如此。

如果把ICO二级市场比作股市的二级市场,都有庄家、都有韭菜,也有拉高出货行为,而且ICO的二级市场相比股市,不受法律监管,从某种程度上,即便这样做了也无可厚非。

“一般来说团队和机构投资人的投资成本应该很低,这个项目成本应该是0.05~0.1Rmb,里面很有可能还会有一部分会赠送token,所以说,其实,目前即便是跌了很多,投资机构仍然翻了3~5倍左右”。

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传统VC的一个新退出渠道,比IPO更便捷的退出渠道,更不用经过监管和审批的退出渠道。

越是明星投资人,背书的效应越高,越能够吸引到“韭菜”,到了这一步,唯一的指望是投资人尊重他们的名声,不滥用自己的影响力。

数字代币始终是高风险,当传统的中央政权审核机构权力被颠覆时,对于一个涉及大众利益的项目的讨论和质疑仍然是不可缺少的。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8-02-05 10:01:44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if(is_dynamic_sidebar()) dynamic_sidebar('小工具上');?>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