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互助保险领域,区块链仅是个伪需求? — IT那些事 | 关注互联网那些事
在互助保险领域,区块链仅是个伪需求?
标签:
分类:互联网事 围观:773

区块链已被捧至神坛。

被包装得神乎其神的区块链,到底在哪个场景落地了?

一本君将从今日开始,遍访区块链项目,探访实际落地情况,并展望未来。

以下是第二篇,在保险互助领域,区块链仅是个伪需求?

2016年的网络互助,一度成为创业风口,资本宠儿。

然而,不到一年的时间,多家平台宣布退出,行业急速回落。

幸存的玩家开始了探索之路。区块链技术和互助的结合,成为探索的方向之一。

技术,可以让网络互助焕发新的魅力吗?

  01 潮起潮落 

时间回溯到2016年,网络互助被推向风口。

在保监会颁布《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后,相互保险获得了空前关注,据国泰君安预测,到2020年,我国相互保险市场规模将达到1600亿元。

千亿级别市场,网络互助玩家也想分一杯羹。

抗癌公社(如今改名“康爱公社”)、夸克联盟、斑马社、水滴互助、轻松互助、17互助、同心互助、众托帮等上百家网络互助平台,横空出世。

整个互助行业躁动起来,大平台不断涌现,投资额不断刷新。

网络互助,说白了是一群人聚集起来,共同商量为一种病,或一种风险“众筹”。比如癌症,每个人出10块钱,如果谁真得了癌症,大家将凑钱为他治病。

大家都认为,网络互助回归了保险的本质,实现了保险的真正意义和核心价值——互助,为未来投保。

然而一年之后,互助行业却迅速回落。

从2017年起,同心互助、八方互助、蒲公英互助、她互助等几十家互助平台集中退出,部分只剩一个无人打理的微信公众号。

从潮起到潮落,网络互助只用了不到一年时间。

“我们总结,网络互助主要遇到两个问题。”HMS产品运营负责人Authur对一本区块链表示,“一是盈利问题,没有探索出一个正确的盈利道路;二是没有弄清互助的门槛。”

互助备受推崇的原因,是因为它是一个低成本获客、关注健康的社区。在金融领域的获客成本,低到“9块”。

但用户加入门槛低,意味着后期退出门槛也低,用户留存、粘性,都成问题。

“互助真正的门槛在于规模,也就是用户数量,没有稳定的用户数量或者用户增长,这个模型并不稳健。”Authur认为。

这些问题,区块链技术可以改善吗?

  02 尝试落地

实际上,区块链和互助的结合,早已有人在尝试。

2016年,主打区块链技术的互助平台——同心互助正式推出。

几乎同一时间,OKInc。推出了八方互助,其创始人,是最近饱受争议的徐明星。

而目前互助领域最大的三家平台,水滴互助、众托帮、轻松互助,也早早关注、布局区块链技术。

“去年下半年,腾讯云已经和我们联合规划了区块链在互助上的应用。”水滴互助创始人沈鹏对一本区块链表示。

众托帮一直标榜自己是“首家互联网互助平台”,推出了心链等区块链项目。

轻松筹,也推出了用于慈善领域的“阳光链”。

在去年ICO火热的时刻,还有不少网络互助平台,也相继推出了ICO项目,不过,大部分因94监管被叫停、退币。

区块链技术对互助有哪些作用?

最直接的,就是区块链的“账本”作用。

加入互助成员的信息、交易记录、赔付信息都可以记录到链上,一方面公开透明,一方面方便溯源。

其次,通过智能合约,把互助“共识”用程序编写好,剔除主观人为因素,“理赔”的执行更加便利。

而有了智能合约的自动执行,也可以省下一定的人力运维成本。

最后,区块链的分布式存储特征,可以让用户数据更加安全,免于中心服务器被攻击、盗用的风险。

如此,区块链可以作为网络互助的底层技术之一,改善目前的互助环境。

但想象力不止于此。

如果互助领域和token经济结合起来,可以搭建一个自运行的完整的生态。

一方面用户愿意为了token和生态建设,会主动邀请朋友加入。

另一方面,这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组织,在极端情况下,即便创始团队消失了,生态也可以自运行,或者有其他团队继续组织运行。

但是,即便有如此多的优势和想象力,区块链互助平台,并没有改变潮水的方向。

区块链和互助的结合遭遇了哪些困难?

  03 困难重重

“当前阶段并不是互助平台上区块链技术的最佳的时间点。”沈鹏认为,水滴目前一天百万级别的订单,无论是基于以太坊还是目前其他区块链系统,速度都有点跟不上,“当前技术和互助并不是非常的匹配。”

“以往的区块链项目,都只是将中心化的数据,同步到区块链,但用户并没有参与。”Authur认为。

这意味着,无论是技术本身还是“共识”设计,区块链和互助都需要长时间的磨合碰撞。

另一方面,区块链技术并不能解决盈利、用户等核心问题。

“区块链不是不可替代的。”同心互助创始人杨永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它只能解决部分问题,在某些环节上去做改造,但你往往会发现那些改造的,其实不是核心环节。”

比如,互助后期关键的风控环节,如何判断申请互助的用户没有造假,没有“骗保”,这些还是需要传统方式,只有区块链技术并不能解决。

也就是说,互助这个场景中最核心的问题,束缚人性之恶,无法用区块链来解决。

其次,区块链技术落地也存在挑战,首当其冲的,就是数据问题。

比如,刚刚提到的风控问题,如果医院等数据打通,也能做到合约的自动执行。

但目前的情况是,医疗领域数据孤岛问题严重,“医疗机构整个数据的联通,可能还需要3~5年”,Authur表示。

目前,区块链技术相关配套技术、设施也在萌芽中。

除此之外,监管环境也不容乐观。

网络互助,一直被监管紧盯。去年年底,网络互助专项整治工作开始,也促使一些平台开始退出。

“风险变大了”,某区块链互助平台负责人曾对一本区块链解释,“条条框框太多,已违背了我们想从技术方面推动行业进步的初心。”

很多平台在监管浪潮中,选择了退出。

因此,区块链在互助领域的落地,并不如计划中轻松。

“技术是一方面,最根本的还是整个互助社区的建立。”业内人士对一本区块链表示。

不过,区块链技术,依然在慢慢尝试推进着。

“我们打算先推出航空延误等互助产品。”Authur表示,因为这个领域的数据比较全面,方便让智能合约跑起来。

之后,会再一步步推到大病医疗、整个互助生态的建设。

但是,对于互助平台而言,区块链不能解决所有的核心问题。

区块链,在互助领域,并非雪中送炭,而仅仅是锦上添花。

可见,区块链的落地之路,依然是荆棘密布。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8-03-22 10:01:24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发表评论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