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是谁:硬件公司,还是互联网公司?
标签:
分类:互联网事 围观:992

5月3日,小米提交香港上市申请,据预计上市估值在700亿美元以上,小米这家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之后最受关注的中国科技公司终于走到了上市。

它是一家“国民级公司”,也是一家应移动互联网时代而生的“时代的公司”。

在招股说明书最前面雷军写的致股东的信《小米是谁,小米为什么而奋斗》引发热潮。

“我是谁”这个问题吸引徐小平、郭广昌、王峰等撰写同题作文,颇有七年前小米推出手机业务时在微博上很多人跟着晒个人手机史的盛况。

01

硬件公司,还是互联网公司?

“小米是谁”的确是很多年里人们最关注的话题。

雷军的致股东的信回答了部分疑问,小米的招股说明书回答了更多,但也带来新的疑问。

雷军写道:

“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具体而言,小米是一家以手机、智能硬件和 IoT 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

IoT在这里指的是消费级物联网产品。

是硬件公司,还是互联网公司,这个话题很现实,通常互联网公司可以获得更高的估值。

但换个角度看,讨论固然激烈,但可能只是好玩的话题游戏而已:

一方面雷军的表达中明确小米业务重心是“手机、智能硬件和IoT”,

另一方面类比看,同样以硬件为主、也是小米学习榜样的苹果公司在2011年之后一直是全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苹果是“时代的公司”。

02

招股书中的答案

其实在小米招股书中,它用业务和数字给出了“小米是谁”这个问题的过去及现在的答案。

小米财报中把自己分成四个业务分部:

智能手机

IoT与生活消费产品

互联网服务

及其他。

2017年各分部的业务收入及占比分别是:智能手机收入805.6亿人民币,占70.3%,IoT与生活消费产品收入234.5亿,占20.5%,互联网服务98.96亿,占8.6%,其他占0.6%。

从占比我们还可看到,智能手机占比在下降,过去三年分别是80.4%、71.3%、70.3%,但是占比增多的是IoT与生活消费品而非互联网服务,互联网服务过去三年占比分别是4.9%、9.6%、8.6%。

03

铁人三项商业模式

对“小米是谁”这个问题,另一种回答方式是公司的业务架构是什么。雷军的信和小米招股书同样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这个答案和长期以来人们对小米的认知是一致的,雷军称小米的业务战略是“铁人三项商业模式”,所谓铁人三项指的是小米的三个“相互协作”的业务支柱:

硬件

新零售

互联网服务

在硬件上,小米已经形成了以手机为内核的小米生态圈:

最里圈是智能手机,往外一层是充电宝等手机配件,再往外是电视、手环、空气净化器等设备,最外则是签字笔、毛巾等生活消费产品。

我们看到,小米扩充自身产品线,或者以投资孵化方式形成小米生态链,其中小米生态链企业华米科技在2月8日先于小米在纽交所上市。

小米形成这样的生态是因为,它创造性地学习了苹果建立线上和线下的销售渠道,它比苹果更好地建立了线上线下渠道,形成了所谓的“新零售”业务并支撑更多的产品品类。

线下苹果店尽管是零售店和品牌建设的标杆,但远不是苹果的业务支柱之一。

04

互联网服务

互联网服务则对苹果与小米都有着相似的意义:

硬件加软件形成完整的产品;

硬件年度迭代,软件快速迭代;

软件形成硬件业务的护城河;

软件或内容可能带来一定的收入。

我们也可以用软件来指互联网服务,对小米来说软件应用包括基于安卓的MIUI、小米应用商店等。

虽然没有操作系统,小米其实也是典型的互联网平台型公司,与纯硬件公司不同,它用硬件加软件形成了互联网平台,平台一侧是互联网用户,一侧是小米以自己开发或生态链方式接入的硬件与服务。

当然,小米与苹果的差距在于,苹果以iOS操作系统和App Store(应用商店)形成了开放平台,吸引众多开发者/公司加入。操作系统上的不足是所有中国科技公司共同的短板。

补充信息:根据小米招股书,它的互联网服务,目前获得收入的方式主要包括两种:第一是广告服务,第二是互联网增值服务(主要指游戏)。

05

小米想变成什么

“小米是谁,小米为什么而奋斗”的后一半其实可以翻译为,“小米想变成什么”。雷军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同样引发讨论。

他强调小米的使命是做”感动人心、价格厚道“的好产品,这的确是小米的制胜之道。

但在招股书中,小米又做出了一个极其大胆的承诺,原文用的是誓言格式:

”我们的承诺:在此,我们要向所有现有和潜在的用户承诺,从2018年开始,每年小米整体硬件业务(包括智能手机、IoT及生活消费产品)的综合净利率不会超过5%。如有超过的部分,我们都将回馈给用户。“

根据小米招股书,2017年智能手机毛利率为8.8%,IoT与生活消费产品毛利率为8.3%。作出“综合净利率不会超过5%”这样的承诺,就意味着小米非常严肃地回应了“小米想变成什么”的问题:

一方面,它坚持自己的初心,为用户提供性价比合理的高科技硬件产品,

另一方面,它想变成一家互联网公司,从硬件之外获得收益。

这恰是矛盾焦点所在:对于小米这样的中国的国民级公司,我们希望它能持续提供高品质的产品,但又希望它能持续获得更多的利润,希望它能继续2016年到2017年的高速增长:2016年它的经营利润38亿元;2017年为122亿元。

5%可能是一个过度的承诺。

其实,小米创造”感动人心、价格厚道“的优秀产品就够了,盈利本来就应是一家公司的关键责任与梦想。

关于这一点,另一国民级公司的创始人任正非2012年在面向华为内部研发人员的分享中说:

“我们不能有狭隘的自豪感,这种自豪感会害死我们。我们的目的就是要赚钱,是要拿下上甘岭。”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8-05-07 10:01:23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发表评论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