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破坏中国科技?
中国科技
分类: 人生感悟 围观: 5258

重建规则意识和契约精神,才是真正的出路。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中国要发展核心科技,必须从点点滴滴做起,呵护企业家精神。下面这些案例告诉你,为什么中国缺乏核心科技。

1

资本市场劣币驱逐良币

全国人民喊破了嗓子,贾跃亭打死不肯回国,原因只有一个:他知道自己回来的下场。

贾跃亭这样的“忽悠+寻租+资本运作”是中国创新最大的破坏者,是对那些“静心创新者”最大的不公平。贾跃亭这样的人不被法律惩处,中国只有“胡雪岩”而无“乔布斯”。

令人扼腕的是,贾跃亭不仅没有收到法律惩处,反而在2018年4月透过旗下睿驰汽车以底价3.641亿元拍得广州市南沙区一块约601亩的制造业用地。一边是贾跃亭声称成功融到了资金,一边是地球人都搞不清楚投资方的来历,贾跃亭用“来历不明”的资金继续“造梦”。

这是把中国法律视为儿戏吗?一个法律不严肃的资本市场,注定是“劣币驱逐良币”。

2

宗庆后赢了,契约精神输了

1996年,产值突破亿元大关的娃哈哈,怀着“市场换技术”愿望战略性引入世界饮料巨头达能。1997 年亚洲金融风暴之后,达能在娃哈哈的持股跃升到 51% 。

此后娃哈哈的异常成功超乎预期。

之后呢?宗庆后和职工集资持股成立的公司出面,建立一批与达能没有合资关系的公司。到 2006 年,这些公司的总资产已达 56 亿元,当年利润达 10.4 亿元。

但这违背了当初与达能的合资协议。

激烈的冲突于是爆发。最终双方达成了和解,宗庆后显然是大赢家。

宗庆后为何能赢?

• 高举捍卫民族品牌的悲情旗帜。

• 当达能方面向瑞典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提出仲裁申请后,娃哈哈开辟新的战场: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09 年 5 月做出终审裁定,驳回达能关于撤销杭州仲裁委员会裁决书的申请,“娃哈哈”商标归杭州娃哈哈集团所有。

笔者不敢说达能方面没有过错,但最终的结局很清楚:娃哈哈赢了,但契约精神死了。作为知名企业家,宗庆后这种“玩法”产生了强烈的“社会示范效应”。

宗庆后可能没有意识到,他说下面这句话的时候是对契约精神是何等的讽刺:

(当时跟达能)谈了一个多月,我们也没对达能进行考察,甚至没有请律师的概念,100 多本的合同,谈好主要条款就签了。由于本人的无知与失职,给娃哈哈的品牌发展带来了麻烦与障碍,现在再不亡羊补牢进行补救,将会有罪于企业和国家!

笔者很想告诉宗庆后:

• 丧失民族品牌是对不起国家,但破坏契约精神是对国家更大的伤害。在国家契约精神面前,娃哈哈就是蝇头小利而已。

3

合理质疑与跨省抓捕

北大校庆 120 周年之际,北大校长林建华致辞时说:

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诺奖得主科斯肯定不会同意上述观点。他老人家对中国有个忠告:

缺乏“思想的市场”,才是中国经济真正的风险。

无独有偶,2015 年,哈佛校长福斯特在清华演讲时说得掏心掏肺:

新知识来自无尽的探讨、辩论、思考和一种怀疑精神。每条道路都可能通向新的答案。因此,大学应该是任何一个题目、任何一个问题都可以提出来讨论的地方。大学必须培养这种讨论,因为唯有在自由的思想探索中才能有新发现。这些才是世界最好学府的核心标志和共同价值。

没有质疑,如何甄别假冒伪劣?

2017 年 12 月,拥有麻醉医学硕士学位的医生谭秦东在发表了《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文章从心肌的变化、血管老化、动脉粥样硬化等方面,说明鸿茅药酒对老年人会造成伤害。

鸿茅药酒又不是茅台,咋就不能质疑呢?

就算谭医生说的不对,这也是一个民事问题,可以通过法律诉讼加以解决。况且,鸿茅这家公司早已是臭名昭著:

• 2004年至2017年底,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系统中,共检索到鸿茅药酒不良反应报告137例。

• 2009年以来,鸿茅药酒已先后被吉林、辽宁、江西、山东、宁夏、河北、浙江、海南、湖南、四川等省及重庆、济南、绍兴、昆明、温岭等市食药监和工商部门曝光或查处,多次被采取暂停销售的行政强制措施。

• 2013年4月,浙江省食药监局曾认定鸿茅药业等企业为广告发布企业信用严重失信等级,并将其列入黑名单。

• 2015年1月26日,内蒙古鸿茅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鸿茅药酒因违法广告,被江苏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实施暂停销售措施。

• 2016年9月,因发布严重欺骗和误导消费者广告,内蒙古鸿茅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鸿茅药酒涉嫌发布违法广告而被责令暂停销售。

但是,上述合理质疑案例的结局是:2018年1月,内蒙古凉城警方以“损害商品声誉罪”跨省抓捕了谭秦东医生。

这发生在2013年十八届四中全会《关于全面依法治国的决定》公布的四年之后。

最终,虽然谭医生回到了家中,但人被吓了个半死——绝非危言耸听。

更令人忧虑的是,谭医生已经是幸运的:

• 媒体曝光让这件事赢得了公众支持。

• 最高检、公安部的介入,最终才让地方警察放人。

中国要拥有核心科技这个“国家重器”,首先要用好“跨省抓捕”这个“司法重器”。

4

从吴海到毛振华:企业家的一声叹息

2015年,桔子水晶酒店创始人吴海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了一则给总理的公 开信,吐槽基层政府部门对酒店企业的各种“吃拿卡要”潜规则。这可是严重破坏“潜规则”的举动。

吴海胆战心惊地写道:

也不知道写完这篇文章会不会给企业带来灭顶之灾,也不知道我说的南方的某个城市我是否还能获得那个部门的批文,但是不管怎样,我还是想说出来,做企业十几年了,太憋屈了!

吴海的《致总理的公 开信:对企业好才能真的对人民好》引发关注,被邀请参加总理座谈会。

几年过去了……

我们看到的却是似曾相识的一幕:

2018年1月,中诚信集团创始人、黑龙江亚布力阳光度假村董事长毛振华通过微博控诉自己在黑龙江亚布力度假区被欺负、被愚弄,黑龙江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管委会政企不分,侵占企业23万平方米土地,严重干扰企业正常经营……

最终吴海还是流泪卖掉了桔子水晶。

如果企业家受了委屈,连去法院告政府的勇气都没有,谈何“有恒产者有恒心”?

……

5

云南白药事件

民营企业家陈发树收购云南白药的“心酸经历”,折射出政府“不守信用”会对社会信心带来多大的打击。

2009年9月,在相关部门“烟草企业退出非烟投资”的安排下,时为云南白药第二大股东的红塔集团将其所持的12.32%云南白药股权转让给陈发树。陈发树在协议签署后的5个工作日内已将全款22亿元一次性支付给红塔集团,红塔集团也在当年12月向其母公司中国烟草总公司呈报了审批股权转让的请示。

但在此后两年间,中国烟草总公司的批复迟迟未见,上述已成交的股权未能如愿过户。

2011年5月,中国烟草总公司以“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为由正式否决了该项交易。

这一决定的真实原因是:云南白药股价从2009年9月40元左右大涨至2011年5月55元左右,期间股价最高达到74元。

股价上涨就后悔,这不是典型的“耍赖”精神吗?

2011年12月,陈发树将红塔集团告上法庭。当月底,云南省高院一审判决认为,云南白药上述《股权转让协议》未获得国资管理部门批准,因此不支持陈发树要求红塔集团履行前述协议的请求。

陈发树再次于 2013年2月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最高法院认定,驳回陈发树追讨股权等诉讼请求,红塔集团在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陈发树返还22亿元本金及利息760万元。

几年之后……

2016年12月30日,陈发树旗下的新华都通过增资253.7亿元取得白药控股50%股权。

这样一个民企收购国企案例,耗时长达7年,收购成本已经远超当年的价格。

红塔集团、中国烟草总公司,为小利舍大义。

6

官员不作为

令企业家头疼的还有官员的“不作为”。

在本公众号文章“一家创意酒店的离奇死亡”中,企业家受到了不公待遇,茫茫官海,居然连该谴责谁都搞不清楚。官场不作为,最终导致了这家拥有独特创意的果然酒店被迫关门停业。

……

这样的事情真不知道还有多少。

7

结束语

中国企业走向创新之路,犹如唐僧西天取经,一路上需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而且似乎这些企业都没有唐僧幸运,因为他们并没有孙悟空的保护……

促进中国科技创新,需要从保护企业家精神做起,我们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很多。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8-05-07 10:03:08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评论关闭中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