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lla创始人谈后诺基亚时代
诺基亚 Jolla
分类: 人生感悟 围观: 1323


在微软完成对诺基亚设备与服务部门的收购之后,初创企业Jolla成为了芬兰本土最大的智能手机厂商。有趣的是,如果不是微软和诺基亚在2011年时达成的另一项协议,Jolla就根本不会诞生。目前,Jolla有两项核心产品:一个是自己开发的移动操作系统Sailfish OS;一个是也自己开发的Jolla智能手机。这个初创手机厂商有着怎样的故事?创始人又是怎样看待自己公司的?

《福布斯》杂志记者Evan Spencer近日对Jolla手机的联合创始人、软件部门负责人马克•狄龙(Marc Dillon)进行了专访采编:

芬兰赫尔辛基,气温零下13摄氏度。我来到了诺基亚原研发中心。现在,这幢建筑现场已经成为了初创手机公司Jolla的办公大楼。在这里,我见到了Jolla的联合创始人、软件部门的负责人马克•狄龙。

在这次会面里,我和狄龙谈起了Jolla最初3年的创业历程;过去的教训;未来的计划。我希望在这次对话里尽可能多的了解Jolla能否给世界带来一个真正开放的移动操作平台。

  Symbian死亡 Jolla诞生

熟悉智能手机行业的人都对2011年2月11日记忆犹新。那一天,时任诺基亚CEO的史蒂芬•埃洛普(Stephen Elop)宣布公司已经与微软达成协议:诺基亚未来将会把全部资源投入到Windows Phone的开发上。消息宣布当天,诺基亚的股价大跌14%。这意味着,诺基亚已经主动杀掉了Symbian操作系统。在那之后,诺基亚在智能手机市场上节节败退。

马克•狄龙就是这个消息的直接见证人。当时,他正和上千名工程师一起在诺基亚研发中心里进行着诺基亚Linux架构移动操作系统Meego的开发工作。

狄龙回忆道,“我知道会有改变,我预计公司的结构会发生扁平化的重组。但当我听到诺基亚转向Windows Phone的消息后,我整个胃都是疼的。这个消息意味着Meego项目实际上已经被取消掉了。在此之前,我和全世界最有效的一批技术人才为了这个项目话费了整整6年时间。那时候,我们的感觉就像是一群无家可归的人。”

诺基亚允许Meego推动在N9手机上加入这款操作系统。尽管N9机型获得了设计界的赞誉,但对于当时的诺基亚来说,这款手机只是走走过场。因为N9机型是诺基亚的第一款也是最后一款Meego手机。

随后,诺基亚开始了裁员行动。狄龙说,“诺基亚和英特尔已经在Meego系统上进行了大笔的投资。我们意识到,这些员工在操作系统开发上都具有丰富的经验。我们的机会来了。”狄龙回忆说,“2011年7月的一天,我在希腊接到了团队的电话。我知道我一定会加入创业团队的。回国之后,我们的老团队就开始聚在一起商议如何行动了。”

  新公司迅速行动:Sailfish OS

狄龙对新公司的组织结构进行了设计。他说,“我将新公司的组织结构完全设计成扁平化的。我们永远不需要接受命令的员工,我们需要业界中价值观和我们一致的最出色的人才。他们想要的应该是去完成应达到的愿景。他们不应该单纯的为了财务回报而来。”

狄龙说,“我们的开发流程采用了迭代的方式。每个月,公司会召开一次全员会议以保持整体进程的看法和所掌握的信息一致。我们会在会议日之前提前对相关问题进行准备,在会议当天,我们会对最紧要的问题提出切实的接近方案并保证整个公司的行动都是紧密统一的。”

他说,“我们的商业计划显示,我们应该尽力在较短的时间里推出一款产品。第一批人员从诺基亚离职的时间是2012年一季度。我们的目标是在2012年年内推出第一款产品。”

作为一家小公司,体量和其他手机公司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不会有大型的合作伙伴予以重视。因此,能否尽早拿出自己的成果就是至关重要的。这个第一款产品就是最新的操作系统:Sailfish OS。

狄龙说,“我们从移动行业和自己的经验对新的操作系统进行了创作。我们关注于如何提高一个清爽并且易用的用户体验。同时,我们的系统还强调了支持多任务的强大用户界面。我们的平台支持多种屏幕尺寸、功能和显示形式。尽管诺基亚的N9从2012年夏季起就逐渐式微,但我们还是决定站出来向世界说一句‘Meego没有死亡。’”在2012年的Slush大会上,Jolla把Sailfish OS第一次展示给了世界。当时,科技博客TNW的报道称,这次的展示非常完美。

  硬件上市 仅用6个月

推出支持Sailfish SO的硬件成为了Jolla的下一步动作。在和爱立信接洽失败之后,Jolla最终找到了一家台湾的代工伙伴。这家台湾厂商同意在6个月内为Jolla生产出第一款整合了Jolla设计的手机产品。在6个月零1周之后,第一款Jolla智能手机上市了。这是一款和芬兰运营商DNA的签约机。

狄龙微笑着说,“我在智能手机行业从业了23年,经历了无数个由日程表驱动的产品开发项目,这次的日程安排是我从业以来最为紧凑的一个。仅仅比6个月的预定日期多出一周时间,这绝对是一个奇迹。在开发过程中,为了让产品的性能到达预定水平,我们处理了诸多和公司结构相关的问题。我们始终保持了行动敏捷,在接下来的6个月里始终保持着紧密的节奏。这种以月度为周期的内部迭代流程给每一个团队都带来了压力。公司在打成本月迭代安排之后就不会插手团队的具体事务。在这种做法下,每个团队都会尽全力完成当月的目标。”

他表示,“这么做的目的是为向消费者提供一个功能强大且容易上手的产品。我们明白,对于一款新设备,消费者都会有一个学习曲线。对此,我们也有自己的应对。就行骑自行车一样,Sailfish OS也需要用户进行学习。你可能需要一些时间,但一旦你掌握了方法之后就会发现你的速度要比走路快了很多。”

狄龙说,“我们希望通过并非高端的硬件为用户提供高端的的用户体验。我们也会担心全新的操作平台可能不会吸引到足够的用户数。毕竟,上一款能够吸引到大量用户的手机还是5年之前推出的iPhone。”

他说,“我们正在不断的从用户那里获取反馈,我们根据这些反馈对软件进行改进并发布新版本。我们让用户的问题成为关注的热点,我们也由此清楚后台需要做哪些必须的工作。对于我们的投资人而言,我们必须继续创造价值。我们必须明白,早期用户们更清楚我们的缺陷在哪里。”

尽管狄龙目前还不愿意披露销售数字,但他说“Jolla的退货率出奇的低”。对此,他感到很自豪。他认为这表明Jolla已经在预定的目标市场里展现了它的吸引力。

  新系统的应用:关键在于整合

我们再来谈谈应用开发的问题。安卓、iOS和WP在前,像Sailfish OS这样的新操作系统如何获得用户和应用开发者的青睐呢?毕竟,连三星的Tizen都还处于无人问津的阶段。

对此,狄龙表示,他相信互联网和基于网络的方法。他说,“我明白拥有应用的好处。但是仅仅把视野停留在智能手机的功能上就太局限了。其他厂商提供了良好的用户体验,但在整合(integration)方面却做得不够。只有当智能手机能够用户处理日常事务的时候,它才能被称为真正意义上的智能手机。”

他说,“Jolla正在推动应用之间以及服务之间的整合。Sailfish OS是这样处理多任务的:每个在运行中的应用都会在手机主页上显示一个小窗口,窗口里会显示该应用的提醒、通知和更新等信息。随着产品的迭代,Jolla将会越来越个性化,将会有更多的内容加入到系统中来。”

Jolla的手机用户并不会被孤立起来。通过AlienDalvik编码,Sailfish OS能够运行安卓应用。用户只要在Jolla应用商店下载安装Android Support程序之后就可以运行任何安卓程序了。尽管目前无法从Google Play进行下载,但是用户可以通过系统预置的Yandex应用商店或者选用亚马逊安卓商店方便的找到想要的安卓应用。

尽管狄龙不愿意透露过的未来动向,但我们还是能从公司的公开动作中窥知一二。除了每个月都会发布的最新版本Sailfish OS之外, Jolla在2月初还宣布推出了被命名为“另一半(The Other Half)”的SDK以及两款手机的智能保护壳(smart cover)。这为Jolla社区、Jolla手机用户以及已有与潜在的合作伙伴都带来了更大的信心。

带着与生俱来的勇气和决心以及实干和开放的态度,Jolla公司在极短的时间里就打造出了一款运行在新操作系统上的全新智能手机。尽管目前的产品成熟度还无法和安卓、iOS与WP相提并论,但是我们没有理由忽视这股迅速成长的新生力量。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4-02-19 10:14:35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评论关闭中
热门阅读